5.功法?我有啊!

  鹰眼剑眉,笔直的鼻梁之下,双唇紧紧地抿着,身形修长挺拔,肩宽而腰细。身穿一袭深蓝紧身衣,一抹灰色披风随意的挂在双肩之后。尤其是身上流露出来的宛若利剑出鞘的气势,绝对当得起一声‘美男子’的称呼。

  对于祁陆来说,这个‘首次见面’的舅舅,确实给他留下了非常好的第一印象。

  “陆儿,那夜究竟发生了何事?”

  张毅文直接开门见山的出声询问。

  那夜的事情,祁陆已经挑着能说的,与张氏说过。此时见二舅询问,有了一次‘说谎’经验的他,再次将事情说了一遍。只是其中隐没了自己布置阵法,以及在最后时刻,血脉重开之后,血锤林辉的‘小事’。

  自己是穿越者的事情,他准备永远的烂在肚子里,这是无论对谁都不能提起的秘密。

  将事情的经过交代清楚之后,话音刚落,祁陆眼中带着一丝迷茫的神色,扭头对张氏询问:“娘……孩儿失忆,已经忘记了往事,不知娘可知,孩儿到底得罪过谁,能够让对方不吝请来驭鬼高手,取孩儿的性命?”

  他在初时醒来的时候,只是简单地了解了一下自己的身世,他出生于清源城祁家,是家中的嫡长子,除了亲娘之外,他爹祁正德那个老色胚,还给他找了个二娘,二娘育有一子,名为祁哲。

  祁正德身为朝廷宣慰使,此时正在边关镇守,已经去了一年有余,归家的次数寥寥无几。

  至于其他的事情,祁陆就无从得知了。

  但身为堂堂宣慰使的儿子,在这清源城中,还不是横着走的存在?谁会闲的蛋疼没事来找自己的茬啊!

  而听到祁陆的询问,张氏也疑惑的摇了摇头,“陆儿你一向乖巧,且待人和善,怎么会得罪那等凶徒?如今接二连三的遭遇祸事,为娘心中也是无甚头绪。”

  得了,

  又是一个‘孩子还是自家香’的母亲。

  虽然前世无父无母,只有一个早已仙逝的师父,但是像张氏这种‘慈母’,祁陆在前世见的不要太多。

  “只不过……”

  张氏语气一顿,沉声道:“你的二娘,似乎有些问题。”

  “恩?”

  哪怕是心情并不好,祁陆依然忍不住在内心吐槽,难道又是一出‘狗血夺嫡’的戏码?

  果然,还未等他开口询问,就见张氏继续说道:“若说改变,也是在祁哲出生之后,明里暗里的,早已不

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5.功法?我有啊!(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