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修炼者的二三技巧

  “大胆!”

  “在议政殿之上,竟敢口出狂言!果真朽木难雕!”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将亲生父亲打残,枉为人子。此时又没有丝毫悔意,此子若是留着,必会引起民愤!”

  ……

  文臣愤怒,武将阴沉,唯有那些修炼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向祁陆的目光之中,大多透着揶揄之色。

  揶揄并非对祁陆而去,而是对着那些文臣武将。

  文臣与武将有矛盾,但修炼者可是与文臣武将尽皆有矛盾啊。

  无论在何时何地,柠檬精总是存在于各处阴暗的角落。

  祁陆无视了所有的目光,对于那些愤怒的责骂声充耳不闻。

  一人一轮椅,静静地坐在大殿靠前的位置上,长袖之中的手指,不时地拨动着那枚扳指。

  “把朕的臣子比作猴子,甚至就连朕,也被你拐弯抹角的骂了进去。”

  姬天行的身材并不算高大。瘦长脸,八字胡,上眼皮有些长,在注视着人的时候,半开半阖的眼眼中,却总是透出冰冷的压力。

  而祁陆则是与他对视着,未曾有半分退缩。

  “小子从未嘲讽陛下,只是听闻有某位为老不尊之人,不问缘由的想要治我的罪。因此心中不愤,觉得那人居心叵测,欲挟天下之名,行自私自利之事。”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舌战群雄的戏码?抓住跳的最欢的那人不放,以点破面,如此才是自保的最好方式。

  祁陆不认识什么范德建,只是见自己都已经说的如此明白了,对方竟还是没有出列对峙,不由得感叹对方的脸皮之厚。

  环视神态不一的这些人,扬声问道:“敢问此间,是否有一位范大人?”

  当他这句话落下,殿中沉寂了一瞬,随后,范德建出列。

  祁陆一看,哟呵!这还真是方才跳的最欢的那个老头儿啊!

  那唾沫横飞厉声呵斥的样子,怎么到了这时候,不指名点姓就开始装聋作哑了呢?

  “老夫就是,怎的?”

  “敢问范大人,因何治我之罪?”

  范德建的脑袋微微昂起,藐视的看着祁陆,“我
91.修炼者的二三技巧(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