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一文不值!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声音徐徐,初识之时,并未听出其中深意。范德建更是冷笑连连,若非皇帝首肯,他必然会问一句:“你管这种平铺直叙的玩意儿,叫诗?”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场中议论声纷纷响起,都觉得被九皇子如此盛赞的诗,不应该是这种档次的啊……

  难道真如范德建所说的那样,九皇子当真是被蒙蔽了?

  只是,正当他们互相耳语嘀咕的时候,下阕在姬无厉的吟诵声中,宛若一道闷雷,击的他们心神俱震!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万籁俱寂,本还不屑的任凭九皇子表演的范德建,这时候老脸涨红。尤其是将整首诗连在一起细品之后,身形直接摇晃几下,差点向后跌倒。

  “不可能!”

  范德建犹如疯了一般,色厉内荏的尖叫起来!

  丝毫顾不得殿前失仪,像是见了鬼一样,眼神从姬无厉与祁陆的身上来回扫视着。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大笑道:“九皇子,这首诗是你作的吧?何苦为了救这种人,平白将声名送给对方?”

  众人一听,也对啊!这首诗的意思很明显,不就是说的兄弟相残的事情吗?

  没见其他的几位皇子,脸色一个个的都不怎么好看了?这简直就是九皇子的内心独白啊!

  若说这首诗是九皇子所作,他们还勉强能够接受。但若是安到祁陆这个刚刚打了一群读书人的‘刽子手’身上,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姬无厉原本温润的脸上,此刻也不由得带上了一丝寒霜。

  “此诗确为祁陆所作,本皇子还不屑于为此撒谎。”

  “呵呵……是吗?臣不信……”

  范德建依然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正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信!

  “除非……”

  说到这里,似乎也觉得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为了给九皇子一个台阶下,或者说,为了坐实祁陆是个占用他人声誉的无耻之徒,范德建冷笑道:“除非……他还能再作出相同档次的诗。”

  ‘相同’这两个字,就很灵性。

  依照范德建看来,能够作出一首如此发人深省的诗,都是依仗了姬无厉的

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110.一文不值!(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