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怀疑

  “案犯范安,掳掠女子行羞辱之事,犯案后不思悔改,协同其父范德建、其母殷翠花,行杀人毁尸之事,人神共愤、罪孽滔天。今因范德建已死,特捉拿范安、殷翠花二人,凌迟处死,并捉其魂魄,永世不得超生!”

  陈炳仁咬牙道:“来啊,验明正身!”

  自有行刑者抓起两人的脑袋,一一回禀:“禀报大人,案犯范安、殷翠花已验明正身!”

  “凌迟处死!不得,延误!”

  “诺!”

  看着薄如蝉翼的刀子在阳光下泛起的冷光,范安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眼神惊恐的喊着:“不要!不要过来!我无罪!是那个贱人率先勾引的我!我是被屈打成招的!我无罪!!!不要啊!!!!”

  “无耻!!!”

  王宪忠龇目欲裂,而王张氏那年迈的父母双亲更是气的胸口发闷,她的母亲承受不住难过,眼睛一翻昏迷过去,引发了稍许的慌乱。

  刀子已经落下,皮肉被一片一片的削了下来。

  而每落下一刀,无论是没骨气的范安也好,还是死到临头依然横眉冷对的殷翠花也罢,尽皆发出了不似人的惨嚎。

  听的人几乎都要起鸡皮疙瘩。

  有带着孩子来的百姓,直接捂住了怀中孩童的眼睛:“不要看。”

  “爹,我们回家吧?”孩童无助的呼唤着。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那中年人看了看邢台上的惨像,又看了看怀中孩子那可怜的样子,对于孩子的关爱终是占据了上风,点头道:“好,爹带你回家。”

  邢台上的惨嚎声还在继续,痛到了极致,偏偏头脑却越发的清醒,想要昏迷都做不到。

  那种无时无刻不处在煎熬中的感觉,让范安崩溃了。涕泪横流的他求饶着:“杀了我!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求你了!”

  而那两个行刑之人对此却仿佛没有听到,握着小刀的手掌依然稳定,像是在雕琢一件精美的艺术品,眼中满是陶醉。

  敢接此任务者,非心神坚定不可为。

  祁陆一眨不眨的看着行刑的场面,低声问了身旁的陈炳仁一句:“值此弹
129.怀疑(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