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邀请

  当然,那也只是怀疑而已。并且与现在的自己关系不大,没必要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去想尽办法搞明白此事。

  陈炳仁走到了刑台之上,取出一件葫芦形的法器,法器通体晶莹如玉,将盖帽打开,葫芦口向两人罩落而下。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盈盈流光旋转盘绕,只见只是瞬息之间,就将两人的魂魄给吸了进去。

  祁陆眼睛一亮,暗道这玩意儿当真是个好东西。

  到现在为止,除了那件林辉逃跑时所使用的扳指之外,也就只有姬无厉送给他的那柄潭渊剑了。

  身上的法器着实太少。

  这短短一天的时间里,从二皇子姬无意归来,一直到夜色浓郁,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很多人回想起来,都觉得如同经历了一场梦。

  范德建的身死,范家满门被斩,使得礼部尚书的位置空了出来。没有时间为‘老友’的遭遇缅怀,如今他们已经将目光放在了空出来的那个位置之上。

  ‘礼部尚书’这个位置,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的话,除却每年国与国之间的交流接待亦或是礼尚往来,平日里所需要处理的公务,比起其他同等位置上的人来说,着实太过清闲。

  这也是为什么,范德建能够以区区凡人之资,只是有个书院前山的背景,就能占据这个位置多年,并且时不常的扬言:‘老夫还能再干十年’的言语了。

  只是虽然位置并非多么重要,但已经被读书人暗地里当成了他们这方势力的私有之物,即便是范德建因为意外而让出了坑,也是不想让其他派系的人抢夺过去的。

  处理了手尾之后,姬天行下旨昭告天下,怒斥为官不仁者,小心他们的项上人头。

  说起项上人头,王宪忠一家有了皇帝的默许,直接讨要了过来,他也不嫌弃两颗头颅那圆睁的眼睛,提起来就包在了白布之中。

  王张氏的尸身早已被装殓入棺,寻了一块位置入土为安。而选择收了这两人的项上人头,也只是为了去墓前祭奠一二,聊以**。

  宫楼之前重新恢复了往昔的寂静,只是那血
130.邀请(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