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笑着的哭了,哭着的笑了

  论能力的话,曹峰并不是顶尖的,但他也不是拖后腿的那类人;论交际的话,曹峰也不属于交际花的类型,但总体来说也能算得上长袖善舞。

  无论从哪一方面去看,似乎都找寻不到对方比别人的强的地方,但若是将所有的素质都综合在一起之后,很多人就蓦然发现,这货似乎有点东西啊……

  而今次请祁陆前来,也确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老鸨不经折腾,直接给他手底下的人给折腾的魂飞魄散了;至于那个被书院赶出去的吕长敏,就更是银样镴枪头,啥都不知道,就是一个给人当枪使的添头;其他被抓回来的人,身份地位都没有方漪雯高,在审讯了几位犯人之后,曹峰不由得发现,这算来算去,也只有方漪雯才能多提供一些猛料了。

  跟祁陆谈兄论弟有什么?只要能完成陛下的嘱托,在议政殿里多露露脸,就算让他喊祁陆‘大哥’,他都是一百个愿意!

  做出这种事情来,也是实在被逼的没办法了。他的修炼资质并不是很高,去了门派里最多就是个外门弟子,而在启国任职,却能吃香的喝辣的,并且还能时不常的受到敬仰。这种日子比起当别的门派的外门弟子,谁愿意当孙贼谁就当,反正他曹峰不当。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祁陆随着他一同进了天牢,在另一座审讯室的外面,曹峰停下了身形,对祁陆做了个稽,笑着拱手道:“若今次的事情成了,老哥我设宴款待你!”

  “嘁!”

  你就不能给整点实际的?

  祁陆无奈的嘁了一声,随后又回了一礼,这才推开厚重的牢门,走进了专门看押方漪雯的审讯室。

  里面的味道有些刺鼻,但祁陆来来回回好几次,也已经有些习惯了,手掌在鼻尖挥了挥,随即就放了下来。

  “听曹大人所说,你要见我?”

  落座后,祁陆看着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方漪雯,眼中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毕竟落到今日这副田地,都是她自己作的。

  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方漪雯闻言略显艰难的抬起头来,身上的锁链被带动的发出了脆响,痛的
164.笑着的哭了,哭着的笑了(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