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怨气还有别的颜色?

  再见到祁陆之后,那些人尽皆露出求救的神色,只是脖子被勒住,舌头又耸拉的老长,想要开口却是千难万难。

  数十人被吊在空中,那挣扎不得解脱的模样,如果不去看它们那表情的话,还以为是在跳海草舞呢。

  我是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风……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咳!

  有点不尊重鬼了。

  “李府上下一家老小都被吊在了厅中,身为李府的管家,那你为何没有在上面,还能去给我开门?”

  祁陆扭头看了张老头一眼,将明晃晃的怀疑之色挂在了脸上。

  “唉!小兄弟有所不知,当日那女人化鬼之后,来到了李府寻仇,老汉我年纪大了,半夜里去起夜,这还没到茅厕,就生生被那女鬼给吓死了啊!”

  提起此事,张老头不由得就声泪俱下,那伤心的样子,简直是痛彻心扉:“可怜李家上下这么多人,竟是全都遭了毒手,等老汉我醒来之后,老爷一家,就都被挂在了厅中啊……”

  祁陆沉吟着点了点头,突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知道李府一家老小都被挂起来了?”

  这话听着有些绕,但仔细想想的话,倒也能听懂其中的意思。

  毕竟,无论是进门之前,还是入门之后,他可都没有提起过,自己知道这其中的隐情。如今这么一问,对方竟是没有产生疑惑的情绪,而是理所当然的回答上来,怎么想都有点奇怪。

  当然,如果这个怀疑有些牵强的话,那么对方如此轻易的就把他邀请进了李府之中,只是问了一句自己是不是‘高人’,都没说别的话,这两件事情加起来,就不得不让祁陆产生怀疑的情绪了。

  为什么其他院子里的鬼物都不敢说话,而它却能正常与自己交流?整个村子的鬼物,都比它少长了条腿还是怎么的?就你张老头能蹦跶?

  这根本就不合逻辑啊!

  而祁陆这么问出来之后,那张老头怔然一瞬,随即呵呵笑着:“小兄弟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老汉我只是想请个高人来此,将老爷一家都给救出来罢了。”

  “哦?是吗?”

  祁
180.怨气还有别的颜色?(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