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挺激烈的啊!

  叹息一声,祁陆嘬着牙花子,无比蛋疼的回了一句:“你特么一句话说出来,给我整的情绪都不连贯了啊……”

  他就不明白了,明明是自己犯下的过错,在遭受了报应之后,却反而去找受害者寻仇。将整个镇子都杀光还不算,还见天儿的来李府举办婚礼……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已经不是欺负人的问题了,这是根本就没把对方当人看啊!

  这李家也不知是倒了几辈子霉,娶了这么一个祸害进门。

  当然,祁陆也不是赞同李家把人浸猪笼的举动,只是封建社会就是这样的处事方式,哪怕你回来寻仇呢,杀人一家老小也就行了,让整个镇的人都给你陪葬,你哪来的那么大的脸?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见好就收得了,你这么高调,让我忍不住想抽你啊……”

  祁陆挽了个剑花,阴阳二气护卫周身,目光直视着那顶轿子,灵力飞速的调动起来。

  “敢抽我娘子?今日定让你留在此地,永生永世不得解脱!”

  那骨马之上的男鬼声音尖啸的喊着,方才被祁陆劈来的那一掌吓得屁滚尿流的它,如今有了老婆做靠山,顿时胆气一壮,觉得自己能将天都捅个窟窿。

  总之就是一句话:它又觉得自己行了!

  “你怕不是个智障。”

  祁陆不屑的瞥了对方一眼,随即收回视线,看向轿厢,不耐烦的道:“行了别唱了!是不是有病?!”

  歌声戛然而止,唢呐锣鼓等声音也渐渐地停歇下来。从轿厢之中传出了刺耳的婴儿啼哭,随即那道帘子一阵晃动之后,被掀开了半边。

  一个浑身青黑色的婴儿模样的鬼物从里面爬了起来,那双眼珠子跟长了白内障似的,根本没有黑色的瞳孔。手脚之上的指甲泛着猩黄的污光,脐带落在一侧,连接着身后那团身影,就跟牵了条绳子一样,只是上面沾满了血迹与腐烂的味道。

  那小鬼爬在地上,艰难的站了起来,只是身形依然有些摇晃,似乎随时就要摔倒的样子。白色的瞳孔紧紧盯着祁陆,咧开大嘴,对着
181.挺激烈的啊!(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