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秘境,关银屏

  关于大意失荆州,基本上就是关羽缺点的批判大会了,乃至几十年后的刘禅还觉得不解气,给关羽追封了个“壮缪侯”的贬谥。大春身为三国爱好者清楚这一战的大概,致命问题当然就是出在刘备那位小舅子糜芳身上。

  古时攻城那么难,十倍兵力都未必能攻下,这糜芳直接献城投降,这还怎么打?标准答案当然就是甩锅糜芳!

  但徐州糜氏在刘备最落魄时倾尽家产跟随,谁想到会在蜀汉最巅峰的时候的反水?这一反水就变成关羽性格傲慢恶劣的锅,连这么老资格的员工都反了就是关羽的错,这锅飞回来了,甩不掉!

  甩锅刘备?的确!刘备入川,打刘璋儿子刘循守的小县雒城一年都没打下,还损了庞统!只得从荆州调张飞赵云诸葛亮增援,极大的削弱了荆州的守备。这并非刘循过于牛逼,而是刘循吓怕了只能死怂,居然怂出了水平!而且刘备也没有给糜夫人追封名分,这多少也让小舅子心态炸裂。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但哪有把锅往领导头上甩的?说到底,就算有一门《甩锅学》,恐怕也很难解这个局。

  小五等着不耐了:“怎么?怕说错话得罪人?这也算忠义?”

  大春一咬牙:“我若是为了迎合五哥的喜好,强行辩解什么,那就显得奸佞,也不算忠义!”

  小五眉头一跳:“那你想说什么?”

  大春说道:“我不服!我有话要直说!”

  小五讶道:“直说?”

  大春吐出一口长气:“直说了哈,我们先不提荆州这事,就说一下孙权那帮人的攻城本事,先说他们的杀父仇人江夏太守黄祖,甘宁就看不起他,评价是年老昏聩,不修整军备,迟早要完。又是刘表的看门客将,刘表也不会全力支援他。结果就是这样一个黄祖,让孙权倾尽主力打了几年折损几员大将,即便最后黄祖战败被杀,但江夏也没算丢。”

  小五点点头:“黄祖这人,有点意思。”

  感觉踩准点了!大春来劲了:“然后再说孙权打荆州降曹将领文聘守的江夏,江夏城破文聘也来不及修,文聘干脆不修,回家睡觉也玩空城计,孙权也吓退了不敢攻,成就了文聘一个文睡觉的美名,文聘镇守江夏几十年到老死,孙权也不敢动江夏一步。”

  小五继续点头:“文聘是个能人。”

  大春说重点:“再说孙权攻合肥,这个更有名了,成就了张辽威震逍遥津的威名,也成就了孙权孙十万的笑柄,关键是孙权打了一辈子的合肥,从年轻打到年老都没拿下!”

  小五哈哈大笑。

  大春做总结:“所以孙权也就那点攻城本事了,所以我就两个字——不服!”

  小五愤然道:“不错!我们都不服,我们就是看不惯那群孙贼!”

  大春小心问道:“那我,答对了吗?”

  小五叹道:“就算孙贼再怎么取巧不济,输了就是输了。如果你为二爷找各种理由推脱,那反而伤了二爷的英名,为二爷徒增讥讽。那时你就只能学我的绝学,暂不能见关键
第3章 秘境,关银屏(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