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暴雨

  五月七日凌晨,寅时将至,一股清冷潮湿的山风席卷原野。

  这山风似乎瞬间就让原野上残存的妖兽恢复神智,于是不再进攻,而是将那些死去妖兽的尸体拖进黑暗山林深处,各种啃骨撕肉之声此起彼伏。

  ——虎符提示:战斗结束!全体成员的战功获得记录,全体成员获得大幅度的实战经验历练。

  众人大松一口气之余,还是有点意犹未尽。这半个晚上的战斗平均每人获得5,6颗将星碎片,20多颗兵魂碎片,光是兵魂的收入就足以弥补伤兵的损失,并能增加一些新兵。

  小五惊异道:“要下雨,好像是暴雨!”

  鸡哥讶道:“这不闪电不打雷,直接下?”

  小五凝重道:“毕竟也干旱了那么久,光是水气就能下,更不要说子时的时候路过了那么强的妖气!”

  鸡哥忙问道:“那五哥,我们是不是得找个躲雨的山洞什么的?”

  小五摇头叹道:“哪里去找山洞?还不如找芭蕉树。赶紧去旁边没烧的山,砍树堆个架子,在斩草斩枝斩芭蕉叶撘个厚些的草棚子,在挖一圈排水沟,用土压住棚脚……”

  众人想想也是:“好!这一路芭蕉树还是常见的。”

  剑东来又看了一眼车上的大春,竖起拇指:“牛!大春这棚子是搭了快两个时辰了!”

  鸡哥有点不安:“不会炸吧?”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千秋雪撇了一眼,忍不住问道:“会炸的?”

  剑东来哈哈大笑:“会!那什么体充血过淤……”

  鸡哥叹道:“只要能捡回一条命,就算炸了也是值得的!”

  ……

  大春的识海之内。大春已经记不得与虚日鼠互殴多少回合了。大春聚集不了多少火焰,虚日鼠也不剩多少光芒了。

  本来好好的神装本土胜势,结果莫名其妙的从高武耗到低武,再打到菜鸡互啄搂抱翻滚,这种反转的精神挫折简直就像鼓起信心做的项目被老板批回,还得熬夜加班大改重做!

  极度乏困,元神的“肢体”已经沉重的难以抬起,甚至已经迷糊听不清祝融的助威声了。

  只能坚持!但相比于昨晚濒死时能激起剧烈抗争的痛苦,困意这种软刀子实在是太难抵挡了!不行,得说点什么提提神。

  大春便问对手:“你我……无冤无仇……至于么?”

  虚日鼠喘息道:“银邪妖人……正邪不两立!”

  大春怒了:“放屁!老子不是!”

  虚日鼠也怒了:“无耻妖人,银欲焚身还敢说不是?”

  哪来的银欲焚身?

  大春被恶心的羞怒交集:“你才无耻!老子搂你是拳脚功夫打不过你只能近身贴缠,
第26章 暴雨(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