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你的杀意在哪里?

  清风吹拂着花园中的夜来香,将淡淡的花香送到了阳台上,远处的丝竹之声无比的悠扬,有些美丽的女子正在跳舞高歌。

  这是一个无比美好的夜晚,这是一个让人心旷神怡的时光。

  就是沈渔感觉有点不舒服,但电话的他,感觉李思距离他太近了。

  美人如玉,伸手就可以触摸到。

  这个女人,根据之前曹安给的资料,属于心狠手辣,翻脸无情的女强人,对了,她是某个高手的未过门的老婆——武道修行比娶老婆有趣的多了,听说她的未过门的老公还在闭关,冲击最后一关等等。

  别人的老婆、女强人、二十九还是三十……这些对沈渔来说,都是应该避开的,可是……

  她盈盈带笑的看着自己是什么鬼?虽然她很漂亮,宛如红艳艳的桃花,人前布满英气的脸庞上现在是好奇的笑容,一点瑕疵都看不出来。

  虽然她有一副好皮囊,就像是成熟的水蜜桃,该凹凸的地方如同魔鬼一样诱人犯罪,你说你一位女宰相长得这样漂亮图什么?

  虽然她的味道很香,有点类似于黄金郁金香的浓郁……可是,沈渔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沈渔还正在抹着鳄鱼眼泪,想办法让曹安那边,曹安身边的人以为,所有的谋划,都是曹安做的。

  这只死猫,曹安必须吞下去!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曹安要选举国会议员,必须让周围的人——不是指普通民众,而是指有钱有势愿意支持他的人,知道曹安的能力。

  还有什么,比得上这次布局,来一个惊险一跃,从执法局的少将,华丽的变身成国会议员,所筹谋的计策呢?

  大家都来看呀,曹安卑鄙无耻、心狠手辣、十步一计……这样,那些人才舍得把钱乖乖的送到了曹安的手中。

  至于说沈渔……那不过是申海城的一位普普通通的少年,不小心引发了问题,想要救乔兰结果被各种冷漠拒绝,而曹安看到了其中的机会,于是迅速的行动起来,从另一个方面解决问题。

  沈渔绝对不抛头露面,这些漩涡太深太深,沈渔的小身板受不住。

  其实,真相就是这所有的一切,能改变大汉帝国未来局势的一切,不过是十来天前,沈渔被那些脸难看,话难听的机构恶心了,被外交部长那个“胡闹”和长公主那个“责成立刻执行”给恶心了,于是沈渔觉得应该反击。

  你初一,我十五,你是长公主又能如何?

  你就别说什么你们叮嘱人让秦国的官员保住乔兰的安全,那些人可以信赖吗?一个小女孩,送到了封建王国的监牢里,还身负许多仇恨,随便哪个环节出现问题,小女孩的一生就彻底完蛋了。

  你们有脸说已经尽力了?

  那名秦国的官员,就算是履行职责,好好的保护乔兰,但是乔兰是要见秦王的,随便哪一个高官贵族有特殊的癖好,或者看上了乔兰,女孩怎么办?

  对方一定会最快的速度把乔兰交易出去,或者有人和沈渔一样,想到了乔兰的用处怎么办?

  别看沈渔写了十一个人和一个女孩的剧本,但是如果乔兰落到了那些人的手中,绝对比这个凄惨的多。

  所以,沈渔必须要保证乔兰的安全,而且直接联系到秦国最高层的人!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做了,就要做绝,弄倒了连天宇有什么意思?不能像杜云飞那次一样,砍死了儿子,弄出了老子,把他折腾的欲仙欲死,而是争取一了百了。

  “曹大哥,你有当总统的心吗?”

  沈渔这样问着曹安,曹安三十八岁,年富力强,成功竞选了国会议员之后,积累实力,十来年后,未尝不可以成为帝国的总统——当然,就算是失败了,成为国会议员,曹安也是一步成为了帝国的掌权者。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曹安没有扭捏,他只是深深地喝了几杯酒,思考了一个钟头,然后点头同意。

  男子汉大丈夫,谁没有雄心壮志?

  他要是没有这样的雄心,又如何忍受十来年的清贫?

  “我干了,我
第一百二十章 你的杀意在哪里?(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