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山穷水复疑无路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方不平虽然成了捕头,却很清楚人心有多么险恶。

  老大要除掉手下,会当众公布罪行然后下手吗?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亲热的来到你的身后,拍你肩膀什么的,这时候你躲不躲?

  或者请你到某个地方去,类似于甬道、山洞、密室等地方,你走在前面,他在后面……

  而现在,沈渔居然说,老车夫就是那几名甲士之一?

  帅府以军法治家,想要混入甲士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地牢前燃着灯火,院子里一片通明,但是方不平的心中却充满了黑暗。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哎呀,不好意思,我的腰牌居然忘了带了,你看这是什么事情?”

  方捕头轻轻地拍了一下额头,然后直接掉头带着沈渔转头就走,他回头的时候,用眼睛的余光看着那边几名甲士,让他惊骇的情况发生了。

  地牢属于帅府的,所以他很少来,而且来的时候对方也不鸟他,忘了带腰牌等的话,对方是不会让他进去的,可是今天,他一转身回头要走,居然有一个甲士抬起了手要叫住他?

  “是小方吗?林捕头正在里面等你,忘了带腰牌不要紧,还不快点进去?”

  怎么办,正面回答?还是将计就计过去,说不定今天只是一个幌子?

  “我不进去。”

  就在方捕头想要怎么解释的时候,沈渔发话了。

  “方不平,你没有说是要到地牢里辨别人,你要是早说我就不进去了。

  我经历过类似的情景,被人骗到了某个地道里前后堵住,差点死在了哪里。

  这是地牢,我害怕我进去了前后一堵,我就出不去了,方捕头,当初你说要我配合,可没有说有这种情况,你们把人带出来也好,或者别的情况也好,反正我是不会进地牢的。”

  沈渔的话,非常有道理,或者说他这样说话,给出了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呵呵。”

  说话的是一位甲士,他偏过头,用着很有趣或者挑衅的神色看着沈渔。

  “这里是帅府,你是什么人,觉得帅府会坑你这种江湖人?”

  他的声音充满了不满,“方捕头,要不是看在你们急于破案的份子上,我理都不理你,现在我无所谓,你们看吧。”

  他说话说得合情合理,但是方捕头心中的寒意却更深了。

  这个人是帅府里的一位统领,平日里做事很是嚣张,脾气暴躁而且语言刻薄,可是,他现在说话居然不带脏话,没有东西、玩意等词语,而是这样的劝说?

  “张先生,求求你,求求你帮帮忙好不好?”

  回过头,方捕头不停的用力的向着沈渔鞠躬、告饶,一副为了破案宁可两头受气的样子。

  “张先生,你能确定那个老车夫就在甲士里面?”

  “每个人的眼眶之间的距离都不一样,就算是千万人之间都没有一个人一样的,我正好有这方面的天赋,能够辨别出来不同的人,我可以确定。”

  方捕头能在扬州城担任缉盗捕头,自身的武功修为并不差,他每一句哀求的话说完之后,就用传音入密和沈渔交流,沈渔也没有客气,直接编了谎话骗他,反正就是不肯吐露金蚕蛊的真相。

  人心隔肚皮,沈渔这时候连方捕头都提防着,虽然从认识到现在,沈渔注意着他的心跳呼吸等等,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确定这是一个被蒙蔽的可怜人,包括今天引诱他来到地牢的行动,也是有人设下的计谋。

  武功越高的武者,越拥有对危机的警觉心,他会不自觉的扫描周围,留意细节,产生极强的第六感,你要是心怀歹心,他不一定知道,但是某些细节会不自觉的被他发现,让他产生了危机感,所以要害一位高明的武者,你最好让不知情的人带路,这样陷阱才完美。

  传音入密交谈,而表面上的交谈依旧在继续。

  “张先生,麻烦你去地牢里看一下可以吗?”

  “不行,我不去。”

  “行行好吧……万一那个人是被冤枉了的呢?”

  “他被冤枉关我什么事情?你们愿意,就往死里弄死他得了
第二百六十章 山穷水复疑无路(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