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聚会(四)

  刚才两人唇枪舌剑的交锋还犹在耳畔。.org

  尽管程燃紧跟着的解释带着些糊弄的嫌疑,不过却没有人深究,人们大多倾向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物,此时他突如其来的反常,很难相信他真的拥有那么大的词汇量,因此对于这件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这个结果对他们来说确实是难以接受,在程燃和姜红芍面前,他们根本插不进去,完全是两个层次的较量,相比之下,众人悉数黯然失色,在场的人都有少年心性,至少很难接受平时成绩奇差的程燃竟然在这方面比过了他们。

  不过想要重新再来也没有办法,就算避开了程燃“刚背过的B字头”,在词汇量上,恐怕也不是姜红芍的对手,胜负根本毫无悬念,也没有再重试的必要了。

  柳英是颇受挫败的,因为家庭耳濡目染的关系,她打心眼里就瞧不起程燃。更接受其父亲“你看那个程燃,成绩稀撇,智商不够,以后少跟他玩!”的说法,但现在她一直认定的“智商不高”的程燃在这方面出了头,而她连他还不如,这又是怎么回事。

  可以看得出来,其实在场很多人都仍然处在刚才的余韵中,有女生看程燃的目光,都有所变化。

  气氛突然尴尬了许多,柳英才想起了什么,连忙以模仿新闻联播般郑重的态度道,“那么,我们就进入正式环节,这个星期的诗歌交流会就开始吧!还有红芍,上次我从你那借了几本诗歌和小说,我去拿来还你!”

  柳英随后从书房里抱出了一堆书,都是一些小说和诗歌选集,大家立即正容起来,这才是今天的“主菜”。

  大院里的这些女生生活还是很丰富多彩的,有的会每天打电话用英语交流,或者到别人家里做客全程用英语对话,提高水平,也有这样每个星期找周末的时间开展诗歌交流会。基本上只要有招呼,就能雷打不动的组局。

  此时柳英一提醒,围绕着诗和文学的话匣子再度打开。

  这个年头,对于文学的情怀普遍还是很浓的,在没有手机电话,没有后世的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现阶段不同地方的朋友都会以书信的形式交流,所以从前慢,日头晚,车马缓,要等好多天才能等到你向往的人一封信,一辈子只够爱一个人。

  这个时候的男女都有摘抄的习惯,有的时候看到好句子,好文章,都会拿出小抄本记录下来。

  诗和文学也特别的吃香,程燃记得有本《身边的江湖》的书里的序就说过一个故事,大体是说这个年代的混混也很高逼格,看谁不顺眼一脚踹翻,地上那个爬起来拱手,“兄台身手这么好,想必也写得一首好诗吧!”真是一言不合就写诗。

  哪怕就是自己的父母程飞扬和徐兰,程燃都曾经在家里找到过一两个手抄本,上面写满了类似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笔调的散文,字里行间都充斥着奋斗年代的磅礴激情的痕迹。

  其实在班上,柳英也是这么和姜红芍建立起友谊关系的,拿这个时候的话来说,姜红芍也算是文艺少女,不过为人低调,班上很多人也自诩和她有距离而难以接近,但柳英一次正好看到姜红芍在手抄王尔德的一首诗,那首诗也是柳英爱极了的作品,难以忍受心中的倾诉**,就忍不住和姜红芍聊开了。

  没想到能够找到共同话题的姜红芍,对她也就不再如其他人那样带着距离感,后来柳英知道姜红芍爱好广泛,她所知道的就有书法,绘画,甚至她还会弹古琴和钢琴……文学只是其中一项,她家里的书包罗万象,就时不时找她借书了,再看她推荐的书籍,而后又相互讨论心得,所以是因为文学这个共同话题而走在一起的。

  现时的文艺青年多数也都爱写诗写散文,抒发一些情怀,不过大多学着唐诗宋词的为赋新词强说愁,没有那些作者历经生活的磨砺积累,就总是有一种被细杆子撑起来的华美衣袍味道,外面倒是像样了,但内在总是故弄玄虚干焉空荡。

  柳英一提到诗会开始,有的人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小本子,程燃看的是愕然,此前没有人跟他说过啊……搞半天大家都是有备而来啊!而其实今天柳英约到姜红芍,其实也是提过了有诗会让她来玩的。

  不过这种交流会倒不是要求每个人都来念一首,有想拿出来搏一搏赞扬的,这个时候就可以拿出来了。

  姚贝贝道,“上个星期我登山写了一首,我来念吧!”

  姚贝贝站起身,环顾众人,咳咳了两声

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第十一章 聚会(四)(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