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提醒

行了?那还要天分来做什么?”姚贝贝斜晲一眼泼冷水,“没有天分,付出再多,也是事半功倍。”

    倒是杨夏看着程燃,“那什么时候我们去看看?”

    “那个地方就是校门口爆水管那一截!都是工地,要进去是要钻旁边的小缝隙,不注意就会把身上弄脏,而且还没画出来。”俞晓当然婉拒,姜红芍只是去柳英家做个客,柳英家就差点塞满了人,要知道和他们每天一起画板报,那还得了。

    一听说要把身上弄脏,再看俞晓程燃这两个满身脏污的“典型”,原本还有意愿的柳英和姚贝贝就打了退堂鼓。

    杨夏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盯着程燃,显然,俞晓的态度不重要,关键是他程燃的回应。

    俞晓恨不得对程燃使眼色啊,就听到程燃道,“不必了吧,到时候画好了也就能看了。”

    杨夏怔了怔,显然没料到程燃会这样回答她……

    她原本只是顺手给他打气而已。而若这种情况,以前的程燃断然不会拒绝,甚至可能还循着杆子往上爬,她记得最清楚当年她很喜欢的后街男孩新专辑发布,山海市全市断销,程燃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盒磁带,在她面前大咧咧,一副你喜欢啊就先给你听的自得模样。

    现在这样……是刻意的吗?

    那么……她微笑着点点头,“好。”

    倒是柳英依然很是感兴趣,道,“等你画好了我们来看!”还是有对工地旁的文化墙很脏的避忌。

    然后杨夏三人径直去了自己的单元楼,程燃回家之前,注意到一辆丰田车从大路上开了出去,而在车后座坐着的,正是脸色沉肃的赵平传。

    程燃看着那辆车,驻足了片刻,然后返身走回楼道。

    嗯,差点把这一茬给忘了……

    ***

    晚餐有西红柿炒鸡蛋,徐兰做的这道菜也是一绝,程燃呼噜噜就着汁水刨了满满一碗饭,搁下后,对程飞扬道,“爸,孙卓富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程飞扬知道最近的事情,他拒绝山海发展投资的事单位都在传,程燃从朋友那里听到些什么也不意外,只是他皱眉,“不想提这个人,你吃饱没有,吃饱了就去做作业。”

    “我是这么想的……这个人做的生意很大,关于他有很多传闻,最醒目的就是这个人很精明,绝不会吃亏……我听说他早些年是在沿海闯荡过一阵,得了第一桶金,他是经历过一些事的人,不仅是你有眼光,知道技术所独立出来,能走出一条路,他能选择到你,是确定能从你这里找到利益。在月亮村的时候,你撞到他和赵平传叔叔接触,我们班主任经常被学生家长请吃饭,却自己带酒,为什么呢,他会有意无意谈起酒是某某某送他的,这样第二天,他或许就能收到更高档的烟酒了……孙卓富给你制造压力,也是同样道理,想让你早日和他拟定协议……他其实是看好了你的项目……结果你拒绝了他,以他这样盯准了利益不放手的性子,他会怎么做呢?”

    “你们班主任的事情,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尽胡说!小孩子家家懂什么,”程飞扬皱眉。

    程飞扬虽然没在意程燃话里的重点,但徐兰却听进去了,道,“儿子说的没错,孙卓富这个人不简单,人家是大老板,盯上你,你怕不要是被狼盯住了!”

    程飞扬道,“孙卓富能怎么样?那就让他赵平传攒局啊,他赵平传能做出什么
第二十七章 提醒(2/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