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那些轰轰烈烈

  台前,主持人用仿佛“能让敌人肝胆俱寒”慷慨激昂的声音唱幕,“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们,在这收获希望,展示青春风采的季节里,我们欢聚一堂,让我们将歌声舞蹈织成乐声的海洋,让欢歌笑语传遍大江南北……市一中初中部文艺汇报演出……正式开始……”

  演出拉开序幕。

  第一个节目是初一年级大合唱《我的祖国》,稍显稚嫩的合唱却不失这首歌的雄壮辽阔,虽然这个年代的音响效果并没有那么好,虽然每个穿着白衬衣打着红领巾的学生脸上涂得像是猴子屁股,但却令程燃仿佛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当年。

  那些尚对世界的一切充满着希望,充满着新奇和无防备接纳探索的年华,而现在的他,虽然身体依旧年轻,但灵魂却有着洞穿了过去未来的苍老……他的青春早就遗留在了这里,就在这片歌声和老式的礼堂凝固的光阴之中。

  当你重回当年,还能为一个鼓励受宠若惊,还能为某次比赛获得名次,亦或者仅仅只是拼搏过而感到热血沸腾吗?还能记得第一次离家遥远,那种开拓未来的激情和分离的愁绪,能回想起第一次表白,四肢发麻的紧张和擂鼓一样的心跳吗?

  很难再找回曾经的那种感觉了吧。

  所以有且仅有的第一次,才那么的弥足珍贵。

  看到那一张张年轻的脸,程燃突然感到很羡慕。

  他干脆在最靠近舞台的第一排边缘找了个台阶坐下,欣赏一个个节目在眼前流转。

  姜红芍出来了,其实普遍而言整个会堂上面还是很有秩序的,大部分的学生此前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看节目,只有在小品笑点的时候,会爆发出全场杂乱的哄笑,其他的掌声啊,随着节目的起落都是大致整齐的。

  先是有人帮忙搬来乐器和凳子,琴曲独奏的姜红芍走出坐下后,很多喝彩声就从四面八方涌现起来了,先带动了一波**。

  是的,程燃的记忆中,似乎是有姜红芍这么一幕的,但那个时候他记得自己提前溜出了班级的划定方位,梭在会馆的末尾后排,和俞晓几个人去外面买些吃的溜达了大半个演出时间才回来,回来就看到了姜红芍演出收尾的时候,那时只是远远的看着,就像是周围这些人一样。

  程燃被她的那股认真和投入所吸引了,悦耳的音乐在她指尖的律动中跳跃而出,时而小桥流水呜咽泉水叮咚,时而金戈铁马野火燎原蓬蓬大鼓,时而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时而长亭孑驻渔歌唱晚。

  有那么一时刻,大家感觉就像是看到一幅幅画面,一个女子将军指挥千军万马冲锋陷阵,而又在战事稍歇的时候,着一席素衣红裙行走烟雨楼台之中,眼神悲悯苍生。

  音乐在激昂和缠绵交替,奔向顶点的**中戛然而止,人们只觉得精神一空,还未能从乐音拔高的情绪中舒缓过来,工作人员陆陆续续上去搬琴,姜红芍起身鞠躬。

  人们爆发出热烈无比的掌声。

  校长周韬在第一排坐着,不住点头,“虽然现有的文物研究资料不足以让我们完完全全还原出古箜篌的技术,但这种现代箜篌,弹到精妙处,也还是能够让我们一窥古时之神韵的!能弹成这样,至少就要有古筝和古琴的功底,毕竟现代箜篌也是基于这些研制的新乐器嘛……”

  然后程燃听到四周围就有不少打听的声音。

  “那是谁啊……”

  “初三一班的……红芍,姜红芍……”

  “噢噢,以前见过……还有这样的才艺……”

  “啊啊……凭什么最后要毕业了才发现她啊……”

  “那有什么,考上高中了,还是在一中,不就能见了嘛……”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决定了,高中我要追她……”

  “省省吧……”

  四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即便接下来又过了几个节目,讨论还没能禁绝。

  直至台上出现个人独唱,七班的一个瘦弱男生,手插进裤兜,一脸忧郁的用粤语唱着,“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是一首《海阔天空》,这首歌是港都93年发行的歌曲,热度很高,一时让很多人跟着哼唱,沉浸了进去。

  但这个男生偏偏在副歌部分“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破了音,引发一阵笑声,有人评价,“宝气!好傻!”

  但立即就有人反驳,“笑什么……换你们敢站上去不?”

  俞晓从那边找了过来,低声道,“下下个节目就是我们班了,一会帮忙搬一下前面那个小品的课桌和椅子就行了……给我们班提前腾出空间。”

  独唱之后的小品在笑声中结束,程燃也就起身,和俞晓以及班上还有几个男生幕布后的桌子,经过后排站着的一群女生边的时候,苏倩啊,张小佳等一干古装女生纷纷小声道,“谢谢!”

  似乎受了这些话的刺激,几个男生简直身轻如燕,恨不得展示力拔山兮的气魄,提着桌椅板凳小跑就下去了。

  张小佳看着程燃的背影,对前面白衣的杨夏道,“其实程燃还是不错的。”
第二十九章 那些轰轰烈烈(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