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人生何处无小沛

  那是一场大战,抢滩登陆,尸横遍野,登陆艇一放下,灼热的子弹就划着凌厉的弹道杀伤友军,残肢,碎片,爆炸冲天的火,岸上属于出题者猥琐的重炮和碉堡火力点不断在大地上开出四溅的花,最后人们的血肉铺满战场的大地。.org

  战斗不知何时结束了,天空上到处都是飘着的黑烟,飞舞在战败者头盔与腐肉上空的乌鸦。

  像是只属于大战后的宁静,一切的喧嚣,就像是潮水,在那天之后——于这座城市中退去了。

  山海市重新回复了天清云淡的湛蓝,阳光刺眼,公交车再也不必满满当当,晃晃悠悠的穿梭慢节奏的城市交通道路,路边偶尔能见到一簇考完试后显得轻松的学生。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到这种轻松背后隐约的克制。

  有风吹了起来,山海市属于热带高原季风气候,阳光再刺眼明媚,晒在身上再如何炽热,只要站在树荫阴凉地,风过就能感觉到凉爽。

  风吹过,风又离开。

  城市里人们的生活,仍然继续着。

  华通公司门口,今天聚集了很多人,用黑色字报写着诸如“反对廉价变卖国有资产!”“严查官官勾结!”“出卖职工利益者可耻!”……之类的信息,由不少人举着,赵平传带领,一个个面露愤慨之色。

  这番变故还是引得了一番注目的,只不过这个年头,涉及下岗倒闭潮,各家单位狗屁倒灶的事情也不少,大多数看一眼,也就知道是怎么个扯不清楚的破事了。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然而事实上这群人,华通本公司认识的,也只是寥寥无几。

  这群人如此“大张旗鼓”,目的也就是截胡那几辆停进大院,挂着蓉牌的车。

  那些来自总公司调研组的领导,就是来考察评估程飞扬技术所研究的新产品未来打开市场的可行性……问题是一来,人就被拦住了,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这边有人喊着,“领导!总公司可不能不管咱们的死活啊——”

  “公司是大家的财产,他程飞扬的确贡献很大,咱们不否认,但技术所没有咱们其他部门,他们就能发展那么大,积累起来了?就能有产品了?不允许新产品出门!还有,程飞扬的新科研成果应该属于职务发明……权利应该归属属于公司!不允许他个人独占!”

  人群中喊得最厉害的,这大家伙都认识,以前产品部的张丕,这人典型的老滑头……前两任司长在的时候,这个张丕可是随时寸步不离,家里的麻将桌上,倒是经常有些官面上的人物就坐,司长也是他家里麻将局的牌客,据说一场输赢,那个年代就是好几千。

  后来几任司长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问题下课了,新任司长早知道他的小九九,巴结不上,干脆就搞自己的副业,班也不上,但仗着自己的老资格和闹腾,单位还真不敢不开他的工资,当然,也有传言他工资照开,是上面有人打了招呼的,说不准拿了谁的把柄,都不好和他这么个人鱼死网破。

  如今张丕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很多人倒是心底冷笑,你自己有没有点贡献自己没数吗?而且这些跟着他闹腾的,很多生面孔,说是他们的亲戚朋友。

  现在的公司内部,主要是三股势力,一股是类似于柳英家,杨夏家这样,本
第九章 人生何处无小沛(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