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更胜青松守岁寒(上)

  一⊥像是总有一些时候,在突如其来的心境和情景中,会让你忍不走出歌来。今天置身这样的环境中,哪怕看着这些少年人的面容还有稚嫩,哪怕知道他们的人生中还要面临很多的相聚和离别,程燃还是接过孙继超的吉他心之所动时唱了一首歌。

  一个声音说你这样不对,你该低调,你是重生者啊,这么随便就用这个世界不存在的事物搅动波澜,合适吗?

  另一个发自本真的声音却告诉自己,他么的自己是重生者啊,你在这个世界上难道不该追求一下自己存在的意义和忧吗?如果连自己想唱的歌都不能唱,那和躺着等死有什么区别?你是咸鱼啊!

  偏偏自己想唱的歌……这个世界没有啊……

  没有就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譬如现在。

  光景里,姜红芍转过头来,眼睛看着他,明媚无比。

  “是写给……杨夏?”

  这语气里带着无关紧要只是随便问问的淡漠,还有一种深层含义仿佛是你要随便答答看我不弄死你的呵呵。

  程燃愣了片刻之后,伸出右手手指,向自己左侧远方大青山方向指了指,“我表叔写的……”

  “嗯,”姜红芍眨了眨眼,“然后呢?”

  “他年轻时候是文艺青年,喜欢迸吉他唱歌。”

  “哦。”姜红芍一笑,“你表叔很有才啊……估计年轻时骗了不少女孩吧……这么说来,现在是……传承啰?”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这个……”程燃摆摆手,“绝对没有的事。”

  “好吧,我相信了。”

  喂,你的表情分明不是相信的样子好不好。

  车迟迟没来。

  姜红芍伸了个懒腰,头望向路灯下的公路,微凉的风吹拂过的气息下,路灯在枝繁叶茂的行道树中弥漫出馨黄的粒子,遮罩了道路的远方。

  寂静中是周围山体发出的蝉鸣,明月当空。

  “要不……我们走回去?”蝉鸣的间隙里,女孩道。

  “好啊。”

  刚刚说这话的时候,车已经从远处的道路拐过来了,呜呜呜的开到近前,站台停下来了一会,又继续向前。

  两人没有上车,这条路重新回归寂静。

  从望海楼回华通公司和市政府大院大概有几公里,但这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以度过的路途。

  明月当空,清风徐来,身旁姜红芍的气息伴风进入鼻腔,程燃觉得这就是人生。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也许只是在咖啡馆安静的坐下,也许只是在街道上沉默
第二十六章 更胜青松守岁寒(上)(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