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看见,就好

  蓉城城市核心寸土寸金的西南方向,毗邻由唐末延续至今的杜甫草堂,有一座由竹林、楼阁、小桥、流水构成,在杜甫诗句中名扬天下的浣花溪公园。

  浣花溪内有沧浪湖和湿地白鹭洲,分别应对杜甫当年诗句中“之推避赏从,渔父濯沧浪”以及那首妇孺皆知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整个公园林色湖光之精致,水中的船,岛边的树,颇有日落看归鸟,潭澄羡跃鱼的意境。

  在这片沿湖边河溪畔的绿草坡地之间,分布着在建的和前期成形的别墅群,中式的白墙小院,在竹林叠翠的掩映中若隐若现。这些房舍神秘而隐蔽,只有深入其间,才能从那些古典而精致的园林中,看到其中的讲究和布局之妙处。

  此时浣花溪水流淌之畔,有金银花蔓藤缠绕的铁花栅栏后方,是疏朗着几株樟树和银杏树的一个小院,小院内是古朴低调的两层楼独栋,其中透着斑斓的灯光。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李靖平是下午到的小院,秘书孙伟把过节的一些山海市土特产搬进屋子后离开,孙伟是蓉城人,这个时候也是要回家过节,李靖平也就不留他吃饭了,孙伟也知道李靖平工作问题,一家人这么过节团聚的日子并不多,所以自己也就不插在其中了。

  孙伟出门的时候姜红芍在二楼的阳台上跟他挥手道别,直至离开的时候,孙伟漫步公园内,还心情大好心旷神怡。

  李市这一家人,大概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人中龙凤吧,还真是让人羡慕。孙伟又想到李靖平在山海市的发展规划大会战,很有一种心驰神往之感。不知道未来山海市的发展志上面,未来几年十几年后,山海市再回顾,会不会提及他们曾经的贡献,留下他们的名字。

  厨房里传来碗碟磕碰的清脆声响,客厅里的灯光柔和,李靖平翘着二郎腿坐在不失支撑的软性沙发上,桌子上摊开着报纸和一些内参,资料之类的内容。

  属于他的洗菜工作已经完成,这个时候他可以清闲一下,通过过道看到厨房里老婆和女儿两个高佻窈窕的身影,晃眼之间,他有一种暖洋洋的幸福感。

  姜越琴将菜盘端上桌,瞪了一眼李靖平,“就不能搭把手?”

  李靖平翻着报纸,抬起头,一本正经,“我洗了菜。”

  “菜还是人家李婶买的,就一些青菜你洗的,萝卜还是红芍削的皮,听说在山海,红芍反倒成了你保姆了,你这个市长做的悠闲啊……”姜越琴声音悦耳,如今虽步入中年,却依然是国色天姿,有其母必有其女,实际从李靖平周围的反馈来,都认为妈妈比女儿更美,有时候李靖平虽然觉得这老婆太厉害做老公的怎么就有些心累,但有时候还是很满足。

  此时姜越琴不紧不慢的说着话,话语清和,但李靖平却紧张了一下。

  “这正好反衬了我不悠闲,工作上的忙碌,”李靖平道,“还有,这是我有本事,有个能干的女儿,再说,山海那地方,不比你在省里,真的安排个人来家里照顾着我们爷俩,总归有些别扭。哪里像是你这里,专门的家属大院,小独栋,配给的后勤部门。听人说都被叫做‘**楼’,这传出去可不好听啊……人家当年
第一百零四章 看见,就好(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