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出去坐坐

  寒假的第一次家庭聚餐是在闭学式后的两天,大伯在交通局的家里进行的。这个时候就是农历年近的气息了,大伯家在一楼,门口就有个正对交通局修建得还是比较古香古色中庭的小院。

  小院由篱笆圈起来,大伯母时常在这里种些花花草草。院子有条石板路,可以通过篱笆的开口通往家属院的中庭,那里有个假山池塘,还有个亭台,以前小的时候在大伯家家庭聚会,程燃几兄弟就经常从这里跑进跑出,捞虾米摔进过池塘里,院子里放烟花爆竹也把院子里的枯草给着燃过,还是几兄弟每个人迎风一阵尿,才勉强把火苗浇灭下去,只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家庭聚餐也不关门,经常邻里之间会上来串门,一般都是邻居之间连彼此的亲戚朋友都认识,关系都很好,逢年过节想起来了都会给对方送点什么吃的好东西。

  后世商品楼成栋繁荣拔地而起,但人与人之间交往的人情味却被混凝土格子封闭起来,越加荒芜。

  年味就是人情味,人情味稀少的时候,年味也就越加寡淡了。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一家子吃着隔壁张婶送来的大桥水库上好的银鱼干,又有楼上陈伯送来酥的花生米下酒,其乐融融。

  程燃这次考了个年级第一的事情,在家里面算是爆炸了,程斌兴致高昂的说起当时在一高闭学式前后的心情,“连我这个做叔叔的,当时面对你们那些学校校长领导的,脸上都觉得光彩!”他又指向程燃,“你说是不是,我逮谁都说你是我侄子!”

  程飞扬喝得红光满面,这半年来,披星戴月,不停下县,一力扛起伏龙,谈业务开局的时候,一个设备要看稳定性往往都是连续运行一段时间,他就和技术人员带个行军床,一夜一夜的驻扎在机房,辛不辛苦?辛苦。

  值不值得,每每想到程燃的争气和懂事,他就觉得,这不就是干下去的动力。

  值得。

  ……

  程齐在大学里还有连番考试,考完试说还有些工作要处理,也是桌游相关的事宜,要一月底二月初才回来,这个事因为有二婶家的店在出力,瞒不了家里人,大家讨论起这个,主要还是对程燃创意能赚钱的神奇赞扬。只不过程燃知道,要是自己成绩不好,估摸着这种事早早就叫停了。

  成绩这个保护伞,让他在家族里面,有了一个懂事,小大人,睿智,甚至办事说话都有分量的印象。

  这唯成绩至上论,在国人家庭之中,就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大伯
第一百一十六章 出去坐坐(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