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叫声姐姐

  交通局大院外两朵红色大灯笼的光,在稀疏的竹林间朦胧,微光透进中庭拱桥上一个古香古色的亭子里。另一头“呲……!”火树银花,照亮了植木还算茂盛的园林。

  是程翔李玉带着一些院子里比较小的孩子在放烟花。

  琉璃瓦的宝塔顶亭子里面,樊欣穿着一件小风衣,下身是背带裤,灰色棉裤袜和一双黑皮鞋,站在这从小长大的老院子里,也算是亭亭玉立,只是……有些格格不入,或者说是……超越。

  要说大伯这院子里的孩子里面,樊欣绝对算得上懂事那类型,从小就是受人夸赞的乖乖女,学小提琴,上辅导班,最后转学蓉城,在重点九中就读,也算是交通局大院里很出色的那种孩子,每年假期回家,都是她父母身边的骄傲,懂事而得体。

  刘墉有本书叫做《冷眼看人生》,樊欣觉得其实从来形容自己再贴切不过,从小到大,当大部分同龄人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她就想着学小提琴,拉得一手好琴,能够在一些聚餐上面引得全场热烈的掌声了。当同龄人还在ktv扯着嗓子唱《水手》,唱小虎队的时候,她已经能用流利标准的口音唱《righthereaiting》《unhainedlody》等歌惊诧旁人了。

  其实樊欣并不认为自己是不融入同龄人的世界,而是她的眼光总是放眼更远的地方,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身边的人有距离。当年和程家几兄弟在院子一起玩的时候,她总是最知分寸的那一个,有些过界的事情,总是她出来干预,总是比他们更自制成熟。

  当然,虽然是这种情况,但程燃玩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也就那么几次。但还是让人印象深刻。

  后来樊欣就这么一路去了蓉城,这种交集就更少了。只是三弟程翔以前经常往交通局跑,应该和樊欣更熟一点。

  樊欣这回回来,又遇到了他们三人,程翔和李玉年龄上更小,这个时候还是玩心重,和一群院子里小伙伴打闹去了,就留下了此时亭台里,程燃和樊欣两个按理说更有共同语言的同龄人。

  樊欣虽然和程燃同龄,但入学年龄来说要比程燃高一届,所以现在是在蓉城九中读高二,从心理上她自认为比程燃大一些。且这次回到家乡,看到住了十几年的院子还是那个样子,以前孩童时的朋友仍然还是如以往那般,亲切之余,本就心理年龄大一些的她更生出了很多的感触。

  只是身边的这个少年更加的沉默了,是因为自己这身打扮和变化的不习惯?还是成长让以往躁动张扬的他磨平了棱角。

  “程燃,你家还住在华通公司那个院子里?”

  程燃点了点头。

  对华通公司的印象停留在樊欣外出读书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是发不起工资的事情,那个时候她还想到了程燃。心里只有同情。

  樊欣努力想把气氛营造得轻松一点,“成绩还是很差?让你父母省点心啊……现在读山海市的哪所高中呢,我记得不错的话你比我小一届吧,这个时候读高一?”

  “嗯,”像是和自己一样在打量这个老院子的程燃轻声道,“第一高中。”

  “噢……第一高中啊……”樊欣随口说着,然后反应过来,愣了一下,“嗯?”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她又看向程燃。从樊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叫声姐姐(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