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纵论(中)

  椅子上面,名为赵乐的男子戴着一顶宽檐帽,袖口露出手臂延伸的纹身,正和旁边一个穿着休闲西装,带着副框架眼镜的中年男子高谈论阔。

  通过初步介绍,这个中年男子叫徐中远,是国内此时也算大名鼎鼎《音像》杂志的著名编辑,也是音乐圈人。两人基本上算是主宾,然后罗志先身边这群朋友同学,表面不显山露水,其实大有来头。

  绰号“猴子”的王嘉俊曾经是他蓉嘉外国语中学的同学,现在就读蓉嘉高中部,这所学校和蓉城十中各有千秋,可谓是各为私立和公立的山峰顶尖。当然蓉嘉外国语学校在重点率上面一般也无法和老牌蓉城十中竞争,所以走的是双语教学路线,和国际接轨。上国际高中课程,通过A-level考试,有个川音本部声乐系主任母亲的王嘉俊目标是美利坚的南加州大学音乐学院。

  旁边的穿着一身皮裤大头皮靴,眉宇疏懒的青年人叫做卢思年,在蓉城几家老牌音乐酒吧里有个“卢少”的绰号,作为蓉城本土老牌娱乐聚能文化的少东家,在蓉城音乐坊和知名的酒吧街都有他家的产业。他本身在川音作曲系,但最近准备考号称国内四大财经学院的蓉城财大的应用经济学研究生,走把家里商业打理下去的路线。

  而那个抱着吉他,身材干瘦,却还要穿着破洞牛仔裤,妆容妖艳的女生叫田颖青,川音现代器乐系就读,要是说起她那个在省军区文职三级的歌唱家父亲,西南方面也就无人不晓了。

  除此之外,其他几个,也都差不多,都是家里和音乐这方面沾边的,提及起来都是各有来历背景。

  也就不怪今天这样的聚会上,刘锦这样的山海上层子弟圈也会前来作陪。

  大家之间聊着天,听着彼此之间隐约透露出来的身份来头,像是柳英,俞晓这样的伏龙公司院子长大的普通孩子听着就有微微咋舌。一下子像是闯到了一个和他们不同层次的圈子里面,有些高川仰止起来。

  杨夏倒是能接受,罗志先家里本身就在蓉城很吃得开,加上他自身也很优秀,所参加的乐团还在蓉城大剧院演出过,所以对罗志先能认识这些人的层面,似乎倒是情理之中,有个心理建设。

  程燃等人到来就坐,在场间人们看来,基本上也属于罗志先的干妹妹一群朋友,前来瞻仰赵乐的,而他们本身也不属于这个圈子,家庭也不挂钩,不像是罗志先的那些朋友,多少说起来能扯上关系,譬如之前提及那叫田颖青的女孩,王嘉俊说起,“呵!田颖青你爸今年应该是报上去参加春晚了的吧,据说差一步就过终审了,川内这边有资格的,也不多了……”

  而田颖青就道,“僧多粥少,哪有那么容易,武警的,总政的,海政的,铁路的……各军区都想争那一块舞台地,各显神通呗,轮下来,我爸也失了些运气和上面为他说话的人吧……”虽说和全国人民都要看的舞台最终相错,但有资格报审参加的,全国扳着指头也数的过来,赵乐这种层级的民间歌手,也是可望不可即。

  彼此间的情况背景,就在这种谈聊之间,渐渐体现。

  随着桌前气氛的推进,自然而然程燃他们这一小众人,也就根本不被注意了。

  当然,此刻人群中,最具有气场的,还是莫过于赵乐。赵乐本身的经历让他自带一股气场,再加上他于西南这边经营的比较好,毕竟有名气,白道黑道都能走转开来,大家听着赵乐说起当今乐坛的那些事情,时不时徐中远也会插口补充,但都恰到好处的给予赵乐光环。

  途中不断有人进入他们的场子,和程燃这伙完全“局外人”不一样,来的都是本地或者蓉城搞音乐搞乐队的人,听到了赵乐所在过来拜望的,还有局的就过来和赵乐喝两杯,然后去赶下一个场子。或者就是为了和赵乐交集的,坐下来加入到聊天之中。

  随着气氛升温,再加上隔壁酒桌上有人认出赵乐,前来碰杯递酒,赵乐几乎就是众星拱月。

  《音像》的著名编辑徐中远伸出五根指头,“前年你赵乐第一张专辑《追寻》签给广州鑫瑞,我当时就不看好,那个公司宣发做得太糟糕了,否则你那个专辑不可能只有几万销量……要是换做是重视这一块的SVT,上埠奥本,我可保证起码是翻五倍!你赵乐早该大火了……”

  “毕竟我所知道,现在所谓歌手,很多其实像是你这样有专业训练的并不多,很多本身自身素质不过硬的却还站在那些个舞台上面,我看好你,以后那些交椅,必然有你赵乐的一把!”

  赵乐原本不叫做这个名字,他本名赵英杰,山海吴川县人,川音山海学院毕业以后就去了南方,从最早的《追寻》,到去年的《飘》,截止目前两张专辑累积七万张销量不到,在华语乐坛这偌大的江湖里面,也只能算是来了一桩,打个水漂,几朵涟漪而已。

  徐中远这番话里不乏吹捧之意,不过反正今天这种场合下,好话说得再多也不烂,历来这种恭维,文化人圈子里几乎是常态。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徐中远又说起赵乐是川音山海这边毕业的,算是荣归故里,大家话题扯到这里,程燃就想着反正来了也是来了,想到秦西榛在山海学院的大名鼎鼎,没准赵乐还认识,就插口问了一句,“川音山海学院的秦西榛,不知道赵乐老师
第一百三十七章 纵论(中)(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