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落日圆

  程燃在家接到秦西榛电话的时候,还有些意外,电话里说秦西榛说原来你在啊……有没有空过来走一走,她这个时候正用环湖路一个公用电话给他打电话。

  从语气里倒是听不出来什么来,很平静,只是程燃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看天色,似乎也是临近下午要吃饭的时候了,只好道,“你什么时候从湖边回城,要不城里找个地方见?”

  结果那头是干净利落说她现在站在湖边的,你要是不来,以后恐怕都见不到自己了。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这话里有秦西榛开玩笑的意味,但程燃还是觉得有点反常,只好跟徐兰说了声不回家吃饭,乘了环湖路的车,在湾角的站下,刚好看到秦西榛就在水校门口站着。

  这里是湖边的一个水利职中,门口就有个有公用电话的小卖部,秦西榛叼着根棒棒糖,穿着一件格纹的大衣,下身是牛仔裤小短靴,把手揣兜里,英姿飒爽。

  看到程燃的时候还“嗨!”挥挥手,从兜里掏出个棒棒糖,问你要不要?

  程燃盯着她说我火急火燎生怕你有危险做了好几公里的车第一时间来到这里,你搞什么?

  嚯哟,生气了?不要气不要气,来给姐姐摸摸头。秦西榛伸手揉乱了程燃柔顺的头发,一脸怜爱的神情。

  那要不要我再给你叫一个?程燃嘴角抽搐了一下。

  还有这个特技啊,叫声来听听,汪汪还是喵喵?

  程燃:非礼啊!

  秦西榛手一僵,偏偏水校正门口早从刚才开始就有不少打望她的一些人,看到这一幕简直是目瞪口呆,心想这么个靓丽的小姐姐居然看不出来内心还很狂野嘛……

  后来程燃整个右手臂都被秦西榛给拧淤青了,还顺带捶了几拳。

  程燃半条手臂又麻又痛,跟着秦西榛在环湖路的步道上走着,一脸的飞来横祸又欲哭无泪,“这么说来……对方是打算对你……‘潜规则’啊?”

  秦西榛在这个过程中还是把发生的来龙去脉跟他说了,她叹了口气,“我跟你说这些干嘛啊……其实这个社会上也不全是这些,还有很多好的方面,你可千万别消极。”

  这又是把自己当小孩了……

  出了这种事,她心乱如麻,自然不能告诉父母让他们担忧,但又能跟谁说,几个远在外地的姐妹?秦西榛不想让她们知道自己辞职打算追求自己的路,因为如果说了却没做到,其实是对内心的自尊有挫伤的事情。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她都是当年同寝室最为从容的一个人,一堂课不落下,每天到课点饭点,就抱着自己的书或者食盒出门,生活规律,没有很多音乐学院里那些女生们彻夜宿醉在外面玩high的事情,自己的鞋袜衣物永远是洗的最勤的那个,其实不知不觉就带动了整个大寝室的人,当年大家还一同号召“向秦西榛学习!”,她希望多年以后大家彼此相见,她仍然有过往的那份从容,而不是让他们看到她无能为力的一面。

  数来数去,居然就只有程燃这么一个人可以说说话了。

  “晚了,你已经让我有所启发了,我一定好好读书,以后出来当个大官,欺男霸女什么的呵呵……”

  然后程燃整个左手臂也一同淤青了。

  程燃有些生无可恋的委屈,“我就那么一说而已,你动手这么快,是把我当假想敌了吧……我还什么都没做啊……”

  秦西榛眯着眼,柔媚无比的看过来,“你还想做啥呢,说来听听?喜不喜欢我这一款的嘛……”

  程燃义正辞严,“咳咳……现在是讲文明树新风,弘扬社会正气的时代,怎么可以有这么龌蹉的思想!”

  看到秦西榛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余光,程燃顿时有种保住了命的机智。
第一百四十四章 落日圆(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