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小子是谁

  和程齐的通话中,程燃主要确立了几个他们联众工作室的内容,把代理网络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起来,然后把货卖到每一个城市里面去。电脑报的影响力发散之下,市场需求已经出现了,盗版是趁风而动。

  虽然这个时候还不至于发展得盗版逼死正版,但是盗版就像是杂草,同一个园圃里面,他们占据的范围越大,留给己方的利润空间就有限。现在是跑马圈地的时候,要先下一城。

  其次,还是让程齐和那位叫做任奇的“高手”把网站架构和技术班子给搭起来,程齐当时还问了一句,“难不成桌游还能做成网络游戏玩不成?咱们这个最大的特色,就是面对面的玩啊……”程燃暂时没跟他解释那么多,也是试探着,让程齐自己搭个班子,这个胜在知根知底。其实要做网站这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现在手头上是有现金了,现金为王。

  程齐又说起和那个任奇认识的过程,双方名字里都有一个同音字,自然认为是缘分,且又都是学生,没有几顿烧烤夜啤酒攒不了的关系,这方面程燃还是有数的,程齐有一种天生的领导能力,人长得阳光帅气,若是再有一些经历,没准所谓的“人格魅力”这种东西,会在岁月的打磨中日益彰显。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最后挂电话前程齐还特别传达:“知道你是原画和创作者,任奇眼睛都瞪大了,我当时跟他说,我这个弟弟,可不一般。他托我给你带个话,他很欣赏你!说要你来蓉城,一定要请你吃顿饭才行。”

  和程齐通了电话,程燃知道,三国杀桌游这些,他现今再怎么做,其实都只是属于他的小逸趣而已,和自己父亲的伏龙一比,倒有些显得小打小闹了。

  这个春季山海音乐节掀起的影响力波及了大半个乐坛,但其实此刻在西南的电信领域,也不亚于经历一场地震。

  从去年年底,到翻过年来,经历了半年的扩张,程飞扬的伏龙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在省内可谓是搅翻了一片天,中海贝拓,北通这些老牌企业,在蓉城的分部回过神来感到警惕的时候,做什么也来不及了。

  省内几乎所有的三级城市和县邮电局,都已经成了伏龙的客户,蓉城这边的老牌通信公司这个时候才想着去维护挽回自己的客户,但其实本身他们只是西南分部,根本没有办法像是伏龙一样把功夫做到细处。

  光是感受到伏龙的威胁,他们通过分部往上面打报告,等到报告走过流程进入了他们或在京城,或在羊城的总公司高层视野之后,还要在高层内部进行议案讨论。

  讨论的内容无非是对西南市场的战略问题,其实归根结底,还没有把伏龙当成是一个冉冉升起具有威胁的对手,关键在于重不重视西南市场,到底在这里倾注多少重心。那个时候没有人意识到,应该投入全部的力量来扑灭这次发生在西南的革命。

  这边上层开完会,肯定还是决定在西南投入力量,然而这些资源的投放,
第二章 这小子是谁(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