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什么毛病!

  。

  和其他大院的子弟不同,譬如以前山海一度辉煌的华通公司夕阳末年,公司内部就是人心思变,各显神通各谋出路。

  姚贝贝父母则是因为以前经营的人脉,搞起了外面的门路,拿几份工资,倒也吃穿不愁。柳英母亲本身就在市教研组,父亲柳军自己开了家器材销售公司。杨夏那位本身在山海有些话语权的外公那时候还没退休,即便现在退了休,只要人还在,一个电话还是有很多人买账,更何况当年,其实当时就摆了好几条路在他爸面前,杨夏父亲杨跃文最后选择去了邮电局。

  类似于此,大院里有门路的家里,多少在背后会被人高看一筹。人要懂得变通,要给自己多留一条后路,不要选择在一棵树上吊死,这种说法,当时在大院里很有些市场,到头来,倒是有了准备和后路的,就多少有优越感。

  而类似于程飞扬这样死守最后阵地的,敬佩是敬佩,但人都是善变的生物,当公司确实举步维艰,而自己这边因为找到后路反倒不受冲击,对程飞扬的评价多少就有些愚忠和不思变通,甚至可能说其栈恋研究所那个巴掌点大的位置和权力。

  因此无论程飞扬此前是拿了多少个模范标兵,得到多少荣誉,最终在辉煌退潮之时,负面的猜疑诋毁总会如期而至。

  因此姚贝贝,柳英这样受家庭影响耳濡目染较早成熟的大院子弟,对程燃的看法多少剥离不了父母的一些评价,都说三岁看大,十岁看老,程燃大概就是和一些有前车之鉴的大院子弟一样,因为家境每况日下,成绩又不好,最后到头来也是早早出没社会,过着那种几十年如一日的人生。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但俞晓不一样,从小到大俞晓就看到程燃身上与众不同的地方,就不说小时候程燃基本上算是院子里的孩子王,有时候和隔壁大院打架,政府小区的,旁边五金公司的,地质大队的,华通公司虽然是个大公司,但同一批的子弟就那么十来个,和政府小区五金公司一大饼相比,人数上还是有些落单。

  有时候发生龃龉摩擦,自己这边吃了亏,后来知道的程燃就会出头找补回来,譬如以前因为他们和政府大院那边的孙继超打架,也曾经单枪匹马找大群人讲道理,最终别人不讲道理导致被揍得鼻青脸肿。

  正面没法刚,就私底下动手,领着俞晓砸对方窗户,拔自行车气门芯,譬如偷姜红芍家枇杷,就是一次类似“
第六章 什么毛病!(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