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恶战

  电话那头的姜红芍沉默了,程燃也沉默了。

  因为和程燃的闲聊,姜红芍只是突然想起了三姨的故事,兴许抱着也让程燃知道一点她家事的想法,告诉了他。

  但是说完之后,好像一时间,又照应了很多现实存在的阻隔。

  是的啊,生活从来都是这样的庞然之物,看似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宰,但其实根本没人可以逃脱,人生到头来好像看似给予了每个人的付出同等价值的回报,都让各自求得其所,但同时这个深渊也无声无息的吞噬了那些本该完美的事物,譬如和一个人的二十八年光阴,譬如曾经矢志不移的信念,甚至当时那些笃定的,要策马扬鞭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裘马轻狂。

  更别提,有的时候只是人生旅途上并肩走过一段路途的旅人。

  姜红芍轻声道,“只是我三姨的故事啦,其实她现在说起来也不伤感,总之觉得是一件很难以想象的事情吧,回顾起来,没有人生造化弄人的感慨,反倒是觉得太多曲折和意想不到。”

  程燃道,“其实,我倒是觉得,顺其自然就好。”

  姜红芍“嗯”了一声,“我也觉得。”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不用过多的考虑未来,就像是你先前说过的那样,太看清楚现实,反倒让人感觉痛苦,反倒是没心没肺,说不定也能过好这一生。”

  “这话说得真是有学问呢。”

  两个人不知不觉,就已经煲了一个小时电话粥,整个过程就在于这种相互之间盲目吹捧的氛围下友好结束。

  只是最后程燃突如其来对姜红芍说了句,“未来,期望能再见。那样的再见,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姜红芍在那头停顿了一下,随后也微笑回应,“我也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程燃知道姜红芍是因为她三姨的故事,大概也有所触动,以她要强的个性,能在一些情况下对程燃低眉顺目,甚至刻意逢迎,实际上也是在小心翼翼的守着曾经在山海的那段回忆,两个人共同的经历。

  无论是隔离墙后面的黑板报,还是在环海路上蹬自行车,手牵着手搀扶追踪凶残的悍匪,或者在枇杷树的红墙小院里补习。都是她人生中一段难以割舍的时光。

  只是这样的时
第二十章 恶战(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