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不幸的大幸

  宁远村位于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不过二十几公里,平时天气好时,时常能看到溪流交错,良田沃野。

  说起农业经济,村长叶荷惠向来骄傲,宁远村地理位置极好,这里土肥力高,一年可以种三季稻米,九十年代打工潮,抽走了不少附近村落壮年力,唯独宁远村,靠着鱼米之村的丰厚回报不受动摇,早就修起了电灯和公路,这在当时附近的村落里面,算是最早的,那时候可是让宁远村很是虚荣了一把。

  虽然鄱阳湖这附近从来就是洪水和旱灾交替上演,却始终没能威胁到宁远村。

  很多人说是上游红旗圩的功劳,那座大堤护着桑湖县大大小小数十个村落的安全,八零年代实行“分田到户”,附近村落都出人修建圩堤,一个小时一个工分,那座红旗圩就是这么伫立起来,这么多年,不管其他地方闹洪涝灾害,位于红旗圩下游的宁远村总是能安然无恙。

  只是叶荷惠看来这种说法就是无稽之谈,哪里是什么圩堤的功劳,都是这地方风水好,据上辈人说,这宁远村就是个锥体轮廓,那是地藏王菩萨的宝瓶啊。

  聚精华之地,这是有菩萨护佑的!否则那红旗圩也不是固若金汤,有一年发大水冲垮圩堤一角,农田受灾,三个村落被冲,偏偏那水就绕开了宁远村,这更是让村子里面人人笃定宝瓶的说法。

  这不,今年汛期,虽然从开年上面就有再说打醒十二分精神,可村子里仍然该干嘛干嘛,种田大户孙作福今年还多承包了十亩农田,都种上了棉花水稻,就等着行情上来了买些好价钱,过个丰年,把那熊孩子以后结婚用的小楼给盖上,其余村民,莫不大抵如此。

  只是连绵的暴雨,也终究还是让宁远村上下多了一层忧虑,想到历次水患都对宁远村没啥损伤的情况,大家多少还能坐得住。

  这天夜里,雨水反倒是比起前几天下小了些,叶荷惠还专程让几个懂天气的老人分析,都说这代表吉兆,天气好转,没准过两天红旗圩那边巡堤的人就会带来好消息。

  叶荷惠今晚睡得格外香甜,但半夜隐隐入耳的都是聒噪不已的响铃声。好几天没睡个好觉的叶荷惠套起衣服到了门堂,整个村现在就他村长家装了部电话,作为平时和外界信息沟通的工具,但这么半夜三更响起,叶荷惠心头咯噔了一下。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接起电话,里面是一个机械而不真实的女音,还在冲击着他尚未完全警醒的耳膜,“滨河县防汛抗旱指挥部通知您,当前地区已经出现超400毫米
第二十三章 不幸的大幸(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