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请多指教

  此时,正在外界一些对伏龙揣度中背后“高人”的程燃,毫无高人觉悟的背着书包乘车回家,路上想过一些关于老姜有趣的事情,譬如她的家此时住在什么地方,有机会是不是该去观摩参观一下,一窥某些红墙高门背后生活之类……

  又譬如,往后周末,要不要把她拖出来玩,告诉她多出来走走感受新鲜空气,不要老死读书,然后找准机会一举超过她,看看她的表情,免得她一天臭屁至极的要跟自己约战……

  回到家却看到客厅里围了很多人,都把程飞扬给堵家里的,程燃愣了一下,被徐兰给拉过去了,程燃问,“怎么回事?”

  “都是一些供应商,联合过来找你爸的……”

  伏龙收购了蓉城华通,蓉城华通本身以前都有不少供货工厂,有的直接在内部大院里买的房子,就知道程飞扬的住址,在一些人领着下,这些工厂主就过来了。

  程燃道,“保安不拦截?”

  徐兰道,“进内院是你爸通知放他们进来的,都登记核实了每个人身份,本来你爸说是去办公室,结果他们偏要登门。”

  程燃笑着看自己家客厅一地的各种礼品,还有人群中间头疼推辞的程飞扬。

  “程总,你得跟我们做主,以前我们也是华通的供货商,后面华通不行了,市场都给王立刚他们占去了,我们这些兄弟日子过得可艰难了……”一个面方口阔的中年男子愤愤说着,“一个季度结一次,货款先压百分之四十不给你,等下批次开工,才能结到上批次尾款,结果下批次又以质量监督为由给扣下了……这些都不算了,他王立刚还经常以各种环节不达标为由头扣咱们的货款……要是谁不听话,他就总给你找些纰漏,让你返工,返工必然超期,一超期就说你违约,结果是辛辛苦苦干活,连本钱都收不回来!”

  程飞扬道,“既然这样,不给他做了就行,难道还非能让你们干?”

  “他独霸蓉城市场……现在相关设备生产都是他们说了算。不给订单,咱们就开不了工,咱们不是孤家寡人,工厂里面,好几十号工人都要吃饭发工资,设备要运转,材料要消化,这一停工,造成的损失就大了……所以有的兄弟自己私底下接一些小活,能贴补一下,但若是给王立刚知道了,他就各种折腾你。去年老贾的工厂,不就是这样办不下去了吗,现在工人还在找他讨薪,没办法啊,老贾难啊……就是王立刚给害的!”

  “他们无法无天了吗?”程飞扬本身就是个直脾气,这个时候怒意上来。

  “说实话,要是接一些小活,有利润,和他们也够不成竞争,之所以王立刚要搞人,就是因为他要保证他们贝拓的生产效率,说到底,就是一刻不停拿鞭子抽咱们啊,又卡着货款资金,总之就是掐着你脖子,给你继一口气……要是不听话,这口气就继不上……日子没法过了!先前有厂已经开始转型了,可说到底,咱们做了这么多年,转型哪那么容易……”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话说回来,以前给他们贝拓供货的时候,也不觉得这么困难啊……后面蓉城华通倒了,他贝拓一家独大了,结果这王立刚就给我们来这一手……”

  “市场就是这样,当一家垄断过后,就很容易独霸一方。”程飞扬道,“可也不能竭泽而渔,失了人心,得不偿失。”

  想了一下,程飞扬道,“这样吧,伏龙开工,还是就找大家吧,按照目前市场标准来定,价格上面会给你们公道的。老章,你是以前华通老供应商了,山海的时候咱们还打过交道,你看怎么样?”

  叫章北的中年男子面露苦色,“程总,不是大家伙不答应,只是咱们的款子还压在贝拓的,他贝拓就是担心我们给你做工,所以现在收的很紧,怕他在这上面出幺蛾子啊。再说了,王立刚黑白两道都通,和雷伟帮走的近,雷伟是什么人物……我们都是正经生意人,不敢和那帮道上的人掺和。程总,我们来找你,就是让你看在和我老章以前还是朋友的份上,咱们不大张旗鼓,我们私底下给你开机器,消化一些订单,能让咱们渡过难关就是。”

  程飞扬想了想,道,“这样总不是长法,伏龙现在发展期,也很需要供应商,这样吧,我给你们预付款提前打到百分之四十,用以抵消你们被压货款的损失,接不接伏龙的订单,你们再考虑吧。”

  一席话之间,在场众多供应商精神气都高涨一截,工厂要资金周转,如果伏龙能够把订单货款先打过来,一来一去,就算是贝拓卡他们尾款的脖子,现在也不怕了。

  一个瘦个子厂长竖起大拇指,“程总真是做大生意的人……耿直!但话虽如此说,伏龙能有多少订单?”

  这是精明的,还是担心伏龙虽然能打高货款,但说要是订单量无法和贝拓相比,也得不偿失。

  程飞扬道,“我在这里给你们承诺,我们到蓉城来,就是要市场的,你们可以看看,其他的市县,去绵城,去广安,去芜城……现在的市场是什么情况,我们占有率达到百分之九十,
第六十九章 请多指教(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