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这些正逝去,这些正美好

  当时收到秦芊的那盒牛奶和纸条,程燃第一时间是想骂街的,三十八名无比刺目写在纸条上,外加上那独特的牛奶商标名,如果放在后世,基本上全场都要哄堂了,不过看着身边张平郝迪等一干人等纯洁的眼神,程燃又骂不起来,这年轻的时代啊,要保护……

  自袁奎等人被叫到学校来认错现身说法之后,程燃淡定的鲜明对比,用句此时流行的武侠里的话来说,大体就是“更觉此人深不可测”。

  郭轶一行人大概敌意还是有,但也内敛掩饰了下去,原先郭轶身边也会有人为了显示自己“脾气”对挑衅程燃表现得跃跃欲动,那种盛气凌人的锐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抛到了乌拉圭。

  程燃对这种事情的态度,倒是还好,当时面对郭轶一行的挑衅,不知为何也生不起气来,明明自己其实是想严肃一点,脸部的内在肌肉还是忍不住牵起笑意。

  从食堂出来,有人从后面唤了他一声,转过身来,正是开口的罗维,他身边还有舒杰西,马可,苏红豆三人,看着几个人欲言又止,向来成绩不怎么样,但老在就从和各科老师班主任看漫画书之间斗智斗力练出来的张平察言观色,就说自己先走。

  等张平走远,苏红豆和马可微笑看程燃,自上次专家事件后,四人面对他好像拘谨了很多,但是也主动了许多,有时候在学校遇上,他们都会过来跟他打招呼,聊一会天。

  包括了上回听说了袁奎堵程燃之后,第二天他们专程找过程燃,一方面关心询问,一方面把那群混混骂了个狗血淋头,也是同仇敌忾义愤填膺。

  罗维苏红豆四人,严格说起来其实都是政府大院的朋友,这里面,他罗维父亲在办公厅信息处,母亲是人大财经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家里顶天副处级,但罗维从小就知道姜红芍和她家渊源匪浅,缘由也是他家里目前还有一位顶头上的大舅,这位家族顶梁柱的仕途上面,其实就承过姜红芍家的情。

  虽说罗维在自己家的一些耳濡目染下相对早熟,很早就对这些成人领域的事情知道得比较多,但也并不是真知道个中缘由,只是能从每年过年过节大舅来家里吃饭,能从询问的细节和语气上,感觉得到对姜红芍家的尤其着重。

  除了他们家,舒杰西那位在政府秘书二处调到城建局副局长位置的父亲,也是得益于姜红芍母亲的举荐。相对而言没什么关系的大概就是苏红豆和马可,苏红豆父亲是省书画院副院长,马可爷爷是市人大副主任,按常理说马可家应该算是众人中“最显赫”的了,但反倒是大大咧咧,半点看不出来,她自己也没这方面觉悟,罗维倒是四人中的领头羊,很多事情比如出去玩活动之类都是他发起。

  其实在程燃站出来怼专家的那时候,罗维就回去跟自己父母讲起了这件事情,在学校里很多事,好的坏的,罗维多半都会跟自己父母说上一说,更何况是有关于姜红芍,他犹记得当时听完了来龙去脉,他父亲还专门问了程燃,罗维也就把是姜红芍山海市的朋友这种事也一并说了。

  当时他父亲沉吟了一下,给他建议,“红芍和他关系好,证明他是可交的,再者你们这个同学这个年纪能说出这番话来,有这样的见识,那是大不简单。学校学校,不光是跟老师学东西,跟你身边优秀的同学,也是在汲取学习……而且遇上有意思的同学,更要建立起一段经得起时间和岁月的友谊,等到以后你像是你爸这个年龄了,你就会知道,将是怎样的一笔财富。”

  罗维等人对程燃的观感,其实也是在不断变化的,从山海时的接触,当初是明白程燃不简单,至今在山海一中门口艺术廊上面海尔波普彗星的绘图,就让他们大开眼界。但那个时候毕竟还会认为他是外人,不在十中,也不属于他们一个内围圈子。

  但是当程燃通过转学考降临十中,又加上孙萧那件事,再则程燃面对袁奎那群人所展现的蔑视和沉稳,才让罗维确实很有些刮目相看,认为程燃确实和他们认识的很多学生,哪怕很优秀的一群,都大不相同。很有超越年龄的冷静和思维。

  这个时候遇上程燃,又加上现在雷伟被抓,蓉城掀起打黑除恶的风向,一群人现在是有很多心情,想要对他吐露。

  罗维就道,“这回好了吧,你们家的问题也解决了,上次堵你的那帮流氓,也被提出来重新定义案情,以他们平时的作为,恐怕都要追究刑责,这下可以说是一窝蜂的进去了……”

  看几个人的表情,程燃知道这是给自己报喜,同时带来宽慰的。

  罗维几人家都是政府大院里的,对于现在有些雷伟和王立刚是得罪了伏龙才遭此一难的外界传闻,他们这种得到了一些信息的人,当然觉得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所以现在倒没有一般学生那样对程燃家庭背景敬而远之,更把他当成了一个受害人。

  舒杰西道,“这次情况特殊,是下面一个公安局长拿着证据闯省厅闯出来的,而且紧接着发展成打黑除恶,也是姜红芍的妈妈在会议上提出的,据说她直言不讳说‘我的女儿就在那个学校,不希望以后她在学校里用心学习,却还要在放学路上因为治安,因为黑社会的寻仇提心吊胆。这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忧虑,同时,我相信也是这个城市千千万万家长的意志,保护不了下一代,我们所做的任何工作,都没有意义!’”

  舒杰西说着,又道,“这些都是马可爷爷透露的。”

  马可点点头,朝程燃眨眨眼睛,“我爷爷说姜红芍妈妈,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这些事早在事情推进的时候,姜红芍给他电话里已经透露过了,当然,程燃这个时候还是做出才知道的模样点着头,听着他们说起这些“内幕”。

  罗维话语一转,又带着晦涩道,“我爸说了,雷伟就在眼皮子底下,能做到这份上,肯定是有后台……现在有刑警队的,有司法局的,有建设厅的人被牵连了出来……但是,这些人,要保住雷伟那么大的产业,伞够大吗?”

  罗维学着父亲的话点到即止,程燃没有回应,当然他们跟他说这些,其实也并不是需要他有什么回应。

  程燃心忖其实这种猜测是正常,现在很多人,其实也都是在看着这方面,雷伟现在还在死扛,当庭拒供,翻供,可再过一段时间,就彻底偃旗息鼓,承担起相应罪责,这其中过程,值得揣摩,然而这就是目前的现实。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不过,这件事,算得上是过去了,上面还有什么风云暗涌,经这个事件牵起了蓉城甚至省内怎样的洗牌,格局变动和斗争,那就已经不是他可以操心的事情了。

  就算以掌观纹,梳理下来,姜红芍母亲或者相关人士,可能会把他恨得个牙痒痒,那也就那样,管他那么多噢,反正也够不着自己,有本事伸手来打自己啊,既然打
第一百七十一章 这些正逝去,这些正美好(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