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这也行?

  程燃最后还是给回到家的杨夏挂了个电话过去,说自己当时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要放在心上。

  有时候很多误会就是言语之间惹出来的,有的刻意的玩笑无伤大雅,但有的不经意的言辞却伤人无形。

  而对于一些大家都在彼此的生命中消失一段时间的朋友,好像再难区别一个玩笑和不经意的刺痛界限在哪里。

  程燃当然不希望这个“介意”会扩大开来,而作为一个“过来人”,他最懂有的误会没能释怀,很可能再也没有释怀机会的道理。

  结果杨夏接过电话的时候,却是语气轻松,丝毫不像是在程燃家里那副眼底晶莹的样子。

  程燃听得是一头雾水,等他稍微解释一番,杨夏那边笑了起来。

  这个笑让程燃有点迷。

  然后杨夏雀跃的声音才从话筒里传来,“啊哈,终于把你骗到了,其实我没有生气啊……”

  程燃:“……”

  给你三秒钟解释要不然打死你。

  “准许你开玩笑,不允许我开玩笑啊……你忘了以前我艺术节表演小品的时候,演技是一流的。现在表演个委屈什么的,还不是信手拈来!”

  好嘛,还能这样玩。

  想了一下,好像当时杨夏回头说话的时候,委屈是委屈,但眼睛里多了几分狡黠,竟然把自己给瞒过了,这丫头片儿……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真在说我,因为我对你不是那样的啊……”杨夏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呃,还有不光对你,我对所有朋友,都不小气!”

  听到程燃这边没后续,杨夏浅笑,“是不是很失望?”

  “失哪门子的望。”程燃笑了笑,“要是你对所有人好,那么你的好就不够特别和珍贵,这样对对你特别好的人,岂不是不公平?”

  杨夏愣了一下,“挺有道理啊。那我应该汲取意见,一点一点转变,以后只对对我好的人特别好,程燃,你属于那种啊?”

  “因是不该被你疏远的那种。”

  “呵呵,我看未必!”

  “……”

  “嘿嘿,骗你的……”

  两人随后聊开了。

  先前在程燃家里,都有双方父母给盯着,好像也没法聊起来,都是双方母亲在聊自己小时候的糗事,简直是大型翻车事故现场,两个像是在比赛抖落自家孩子的丢脸事,比对方弱一分算自己输。

  在这种源源不断的输出下,于是乎便有程燃小时候用电插头插鼻孔,小杨夏用剪刀把睫毛剪了哭三天,小学学骑自行车杨夏骑程燃扶,然后两人一起掉进路边排水沟里,那个寒冷的冬天程燃买了冰糕让杨夏先吃一口,结果把整个嘴巴都粘住了,回到家不停用水冲,嘴皮都撕破出血,始作俑者程燃在旁边被父母殴打了一顿的各种事情……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不过好像也是因为各自母亲抖落的这些事,倒是让两人间似乎生出了很多回忆,这个时候电话里说起来,很有几分童年逝去的唏嘘。

  说到最后,杨夏道,“程燃,年后灯会节我们去看烟花,你也一起吧?”

  山海是旅游城市,每到春节的时候有个很出名的灯会节目,后世还评为国际灯会
第十九章 这也行?(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