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口令是……

  其实不用高世金如何震动,他的朋友张斓其实就已经在打听在三号桌上入座的两母子是什么来历了,为什么会在自己家姨爷爷的酒席上,坐在主宾桌。但他从家里负责操办今天酒宴的亲戚那里得到答案过后,他才低声对高世金说,“你这个表哥是伏龙公司的老总,你不知道?”那语气中带着责备和不安,显然对于先前他没有太过热情而感觉到有所欠缺。

  高世金还兀自不明,“伏龙公司?”

  张斓道,“就是伏龙啊,制造电信设备的,现在省内的很多公司单位用的都是他们的设备,哎,就是电话线路这些,据说事业做得很大。”眼看着高世金还迷茫着,他低声道,“雷伟知道嘛?”

  高世金点头,“听说过一点。”

  “雷伟这次被抓了,还有一个贝拓公司的老总也被抓了,那个老总涉黑和不正当竞争,这不正当竞争,就是针对伏龙这家公司。”

  每个层次,在这些事情上接触到的信息都是不同的。

  高世金怔住。

  就像是一个小裂缝,从胸腔某处迸裂,就突然石破天惊。

  高世金对于在山海程家这一脉的远亲是知道,年轻时接触过,但除了每年过年会打过去一个电话之外,其实没有什么往来。

  现在程家这一脉里他印象最深的还是程斌,公安口的副局长,这还是他母亲也就是程燃要喊表姑婆的人,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次去山海那边游玩,带回来的信息。

  至于程燃一家,知道这个大表哥还是国资的老职工,只是那家企业名字他或许听过,但却都没怎么记住。

  到得后来,听说程燃家搬过来,单位改制,工作转到这边,这些都是自己母亲的那位在山海的姐姐打电话来说的,只是为什么山海那边当时没有说起公司的名称,也没有提到过自己这位表哥的事业居然做得如此之大?

  这个念头让高世金心头突然不舒服。

  没有人是傻瓜,难不成……人家其实,是早知道他为人善妒?或者,还有其他的评价。

  看到此时和自己隔了好几个桌位的徐兰和程燃,高世金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他是想到自己请客时面对程燃母子俩的居高临下,想到的是自己提出的让徐兰过来打工,而他开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欺他们没有那么高的见识。现在看来,都是充满了市侩的浅薄。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看着那边的程燃母子,想来程飞扬没有来,是真的有更重要的事业在奔,而并不是认为这是一个和权贵攀交的机会……再反观自己,好像不停奔挣,似乎依靠着朋友面子能够加入这场座席都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像是跨越了一个平台阶层般沾沾自喜。

  自己费尽心力才能跻身一回的场合,只是人家正常人情往来的寻常。

  而且在这番热闹中,自己只是站在边边角角无足轻重的角色,但人家却是绝对的主角。

  看到自己老婆投来的一个迷惘和不知所措的神情,高世金五味陈杂,脸色难看。

  ……

  程燃很确信不仅仅是姜红芍看到了自己,连她妈也发现了自己坐在这边的三号桌。应该是叫做姜越琴的姜母,却没有半点异样,甚至目光没有朝这边多做一秒停留。

  真是修炼成精啊。

  而程燃看到自己母亲看到姜红芍,又看了看他,只是看程燃没有什么反应或者说进一步
第七十章 口令是……(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