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不同世界

  霎时,好像一切都一如从前。

  杨夏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好像是在解释先前饭桌上小伙伴们的揶揄,她说的时候也鼓足勇气,本来是板着脸的,结果拿给程燃这番话给直接破功了。

  周围人除了破音而笑之外,更是一番霍霍的起哄,这话连起来听,不免有些把杨夏说辞给带偏的意思。

  是以杨夏狠狠瞪了程燃一眼。

  而在包括杨夏众人的眼睛里,程燃这个打趣让最初时大家初见程燃时不同境遇所带来的最后一层隔阂也冰消雪融了。

  程燃好像依然是那个曾经带头上树掏鸟窝被鸟粪打在头上,用锡箔纸包着剪碎的乒乓球,丢蜂窝煤炉子里弄得整栋楼乌烟瘴气,弄得别人差点报火警的捣蛋男孩。

  是曾经那个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全单位都知道他喜欢杨夏,但他偏偏在她面前会各种找茬说她身材不好头型也不好这个夏天晒这么黑啊惹得女孩横眉怒对,好像仍然是那个会在艺术节莽撞表白调戏,使得女孩把一头发簪打在他身上成为全部焦点的男孩。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好像从到蓉城以来,姚贝贝目睹程燃家庭境遇改变带给她的压力,终于在这一刻撤去了,于是她道,“程燃,我们夏夏的意思是她并不是看到你考了十中,她才考的,不是以你做标杆,杨夏有这个实力而已!”

  结果旁边的俞晓皱起眉头,“姚贝贝,你是不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程燃难道不是硬实力上的十中?你能上吗?而且,他现在是十中年级第二。你这回在一中考了多少分,拿出来说说嘛……听你妈说530几啊,不多不多,就和程燃差了将近两百分吧。”

  姚贝贝脸色瞬间有些发白,嗫嚅道,“我又不是说他成绩不好……”她盯着俞晓,声音又壮几分,“程燃成绩好起来,还不是因为没有和你裹在一起,看吧,现在你们又在一起了,还不定互相干扰成什么样子!”

  “放屁!程燃当初就是在我舍身取义的鼓励下才考上十中的……我以自己的成绩退步为代价精神勉励程燃。”

  俞晓振振有词,姚贝贝则对他所谓“舍身取义”翻白眼。

  眼看两人这么争下来估计都会把对方给噎死,柳英打圆场,“好了好了,去唱歌去唱歌。”

  火锅后就是如今流行的KTV,大家一直唱到十一二点,才在家里电话和BP机的催促下结束。

  离开的时候因为大家有的住伏龙院子,有的家里在外租房过渡或者住亲戚那,譬如杨夏,大家不同路,就要分别了。临别有人问起过几天再约,结果口径不统一,刚搬来蓉城不算太久,各人最近都有些事,就暂时押后。

  柳英和姚贝贝最是眼神闪烁,说最近有朋友邀请,末了问杨夏周四去不去看表演,就在市中心的省大剧院,顺便介绍朋友给她认识。

  山海这群朋友里很有些家里的亲戚是在蓉城这边的,以前往往都只是在假期里来蓉城玩的时候,或者别人来山海旅游时有所走动,如今移户蓉城定居,就要开始拓展和维系这些关系网络人情世故了。

  不说一些人家庭关系在这边的盘根错节,姚贝贝都是来了后随自己父母拜访了一些亲戚和朋友,有当官的,有在经商的,也有小门小户,其中父母应对的差别,都是一堂堂课,很多为人处世待人接物,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耳濡目染的么。

  同时伴随着这场家庭的迁移,见证了种种人情关系的走转构建,如今又正步入法定成年的年纪,使得众人好像一下子自觉成长
第一百零九章 不同世界(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