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们完蛋了

宁扎着两条辫子,穿着薄而衬出身材的演出服,凹凸有致,笑眯眯对程燃道,“我跳得好不好,跳得好不好嘛……”

    说着还扭了扭屁股,这是舞台上一个经典动作,和苗族小哥打闹的时候,高韶宁屁股一撅把刻意靠近她的对方顶得连滚带爬,收获了不少笑声。

    眼前高韶宁还带着方才演出成功的兴致,是以忍不住在程燃面前炫了一把。

    只是看着她撅起将薄绸质青色裤子撑得浑圆且不断靠过来的臀部,大感非礼勿视。

    程燃环顾一番,没看到秦芊,不过过一会后台这边就有些骚动,有人从东南侧过来了,然后就是后台这边众人炸起哗然。

    “那个吴磊又来找秦芊了……秦芊去了后门,刘勇也跟出去了,和他们吵起来,结果被他们给打了!”

    “刚才我就说让秦芊从前门走了,不要理他们,结果秦芊担心后面还有表演,对方还会跟过来阴魂不散!”

    ……

    消息在内部传开来,但现场众人神情各异,有的人愤慨,有的人面露犹豫之色,有的则是旁观者的态度,也有人大概早知道了吴磊那群人的来历,所以尽管有所触动,但都没有大的动作。而类似高韶宁几个人,已经率先往后门那边赶过去了。

    路上高韶宁大概还觉得程燃不了解来龙去脉,说道,“上回我们在剧团那边表演,对方就来了,说是以前就在学校门口拦过她,上回还把她堵在道具室那边,秦芊最后忍无可忍抄起手上的东西打过去,头都给他打流血,依我看就是活该!”

    程燃随着后台的人流前往二号出口,这里属于舞台道具和后方人员运输的一个通道,周围种着些人面子树,打架就在靠围墙的树边发生。

    秦芊和一个女生在外圈,那个叫刘勇的男子被吴磊和赵忠等好些个青年围在中间踢踹,刘勇只能用手护着头,身体苦苦支撑,树下的红泥地面尘土飞扬。

    周围有一些人,有的在远远指责或者劝说,却是无人敢向前。

    这边秦芊和一个女生在拉扯,意图阻止他们对刘勇的殴打,但根本拉不开吴磊这群高大男子,更是被赵忠几个青年用肩膀给撞顶开来,甚至还有些故意为之。

    然后就是秦芊和那个女生惊诧的呼喊,吴磊这帮人对刘勇污言秽语的辱骂和殴打。

    “帮女人出头显得自己能耐?”

    “妈比你算老几!?”

    这种时候,泄愤立威居多,谩骂的话语当然简单粗暴直接。

    程燃看到柳英和姚贝贝以及沈希华这一拨人则站在旁边,他们这拨里有人试图去劝或者拉还在往人群中间扑的秦芊。

    姚贝贝和柳英自然也看到了跟到二号门这边的程燃,两人一个劲对他使眼色。

    高韶宁和一帮剧团的人出来后,程燃这个表妹当即怒骂着就要冲上去,身边一群人受她鼓动,再加上看到平时的朋友受到这种折辱,也是一时义愤填膺,然而吴磊这边只分出一个青年移步过来,手上唰得亮出一把菜刀,隔空指过来,“和你们无关,哪个敢上前!”

    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还有高悬着的染着铁锈的菜刀带来的压力,让高韶宁这边的众人一动不动,然后就只看到那叫做刘勇的男子再度被拉起来踹倒在地,人如断线傀儡,秦芊的喊叫声,她眼底深处的惶恐。

    髙韶宁他们剧团的人其实是比吴磊这边七个人多的,但吴磊这七个人中其实很多人无论年龄还是体型都比高韶宁这边更大一头,而且这些人应该有经常打架的,气势上面完全压倒这些舞团的人。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二号门这边一干主办方的人走了出来。

    这番动静惊动了剧场方面也不奇怪,出来的不仅有高韶宁他们团体的指导老师张戎,更狭路相逢了艺术宫内一位叫许旭光的副总,这位副总主要负责对外联络,门路甚广,国内好些著名歌舞团体和名人的演出,都有他在背后活跃的身影,而本人更是作风强硬,今天是陪重要客人,身边跟着的都是办公室和市场部的要紧人物。

    艺术宫这位主力副总的重要客人一个是来自某个媒体的二号人物,另一个中年男子就正是吴磊的父亲吴立伟。

    他们这群人从二号门出来并不是因为得知了这场突发事件,而是艺术宫毕竟建于八零年代,那时根本没考虑过地下车库的问题,一般停车都在附近商场和露天停车场,只有内部和重要人士的车辆会被“放行”进入后门这里的红墙院空地,那里停着的就是剧院和今天到来头头脑脑的别克,丰田佳美和帕萨特,从后台二号门这里过去则是一条捷径。

    却没想到和这件事撞了个正着。

    眼看着剧院领导派头走出,面露震惊讶异之色,和沈希华这群人在一起的姚贝贝柳英面面相觑,第一个反应是事情恐怕不知道要闹多大,两人心头像是石沉海底下坠。

    没想到吴磊他们看似选了个偏僻地方,却倒头来还是没搞明白剧院内部情况,弄得这下吴磊这边几个人那副殴打和威慑恐吓样子,都给他父亲吴立伟给撞了个正着,而且是当着外人面前。

    但柳英姚贝贝却看到身边沈希华几个人表情并无异色,胡永州还看到了她们表情,道,“是不是怕吴磊把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

    停顿了一下,胡永州道,“他爸在这里,今天注定就是小打小闹吧。”

    姚贝贝和柳英大感光怪陆离没法接受,这把人围殴了,还有人掏出刀来威胁舞团的人了,还只是小打闹?

    那边已经传来了吴立伟勃然大怒的声音,“吴磊,你们在干什么!?”

    看到吴磊这个本身气场十足的父亲这么一呼喝,那边提着刀的青年早缩着身子往树背后过去,顺手把刀丢在墙垣角的泥土地上了,若非害怕砸到哪个倒霉货徒增麻烦,恐怕他早从围墙直接丢出去匿迹得更彻底。本来和吴磊围着刘勇的几个人也陆续停手让开。

    那被殴打的刘勇才来得及支撑起身体,双手都被地面磨破,手上满是密密麻麻划破的血道,秦芊两个人过来扶他,却还拦不住吴磊寻着空子朝他身上补来的两脚。

    若非吴立伟继续喝止,还有吴立伟的秘书刘陈俊过来劝住拉着,吴磊还不依不挠。

    姚贝贝和柳英算是看出来了胡永州他们所谓“小打小闹”是什么意思了,这边剧团领导和吴磊父亲那么多人在场,吴磊好像夷然无惧。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吴磊这个人太“浑”了,没有人愿意成为得罪他的那个人。

    秦芊和高韶宁几个人把刘勇扶过来,舞团的指导老师张戎问刘勇没事吧,但也就仅此而已,因为剧院副总就在旁边,其实全程目睹,但并没发话,张戎也就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也不能主动发声。

    吴磊旁边那一群男生都喊了几声吴叔叔,言语里气势也不如最初时那么足,到底还是有些忐忑,但吴磊却似乎满不在乎。吴立伟就瞪着吴磊,沉声斥道,“叫你不要给我惹事,你现在在干什么?”

    吴磊就指着自己头,看着秦芊刘勇那边说,“他们上次把我头打破了,不准我今天过来要说法啊!”

    吴立伟皱眉,“你活该!不管什么事,你在人家剧团搞什么,你过来,跟你许叔叔道歉!跟人道个歉!”

    吴磊就不情不愿过来,面对剧院那副总道,“许叔叔,不好意思,你大人大量,今天的事是我不懂事。”但是对于秦芊刘勇这边舞团众目睽睽的人面前,则只是满不在乎的瞟了一眼。

    许旭光道,“剧院是不能像你们这样胡闹的,只是你不是剧团的人,否则肯定要严肃处理。”

    吴立伟就道,“下次再这样,许叔报警抓你!你就去派出所呆一阵,我是不会去把你保出来的!”

    吴磊连番点头,那表情哪里有半分认错的样子。

    许旭光并未在说什么,转身朝张戎说,“是你的团员吧?把人带下去消个毒,看看怎么处理一下。这事以后不要有了吧。”

    院内的人面子树枝繁叶茂,在这个黄昏里,众人都感觉这话说得有问题,但却没有人敢多加言语。

    艺术宫是西南艺术殿堂,许旭光这样的人物也算是文化活动的名人。在宫内的地界,他可以说是说一不二,很多国内的艺术团体和省内金字塔顶尖的那一拨人,都经常和他在同一个桌子上觥筹交错。

    普通的舞团,能够在这里表演有一席之地还不知道是多大的幸运,从上到下,尽管宫内的各项条款森严,可谁都得乖乖遵守,能够在这里登台,那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而这样对二三线舞者表演者求之不得的机会和机遇,都可以在许旭光一言之间定夺。张戎的团能有这样的登台机会,那还是张戎长期经营关系过硬的结果,但是,这一切都是许旭光点过头才作数的。

    所以眼下摆明了是吴磊进剧院来捣乱还围殴了张戎舞团的人,但许旭光出口的意思首先是这件事到此为止,同时敲点张戎也注意自己的人,这本来就有问题。

    但却没有人敢对这个说法和结果有什么质疑。

    但一个声音,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起,秦芊看着许旭光道,“动手的是他们,人多欺负人少也是他们,这话对我们说,好像不适合。”

    “秦芊!少说两句。”张戎拉过秦芊袖子,这才看向许旭光,“许总,这事确实不是我们的人挑起来的,他们都是好孩子。但我能理解,可能言语上先起了冲突……”

    许旭光拧起的眉头看着盯着她的秦芊,又挥手打断张戎,“我不管你们之间什么事情,以后这类事,要解决就在宫外去解决,或者……不要把这些东西带进这里面来,听得懂吗?”

    张戎气得险些没控制住,最后这话许旭光分明语带双关,不要把这些东西带进来,那即是说,艺术宫也可能不再给他们一席之地,威胁的意味还是很浓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们完蛋了(2/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