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照不宣

  “我们现在趟的,其实是地雷阵,是在刀尖上舞蹈,不要看着眼前的风光,可能下一步,一脚踩错了,就会死了。”

  这是程飞扬在最新的紧急会议上的讲话,因为一个消息不期而至的震动了伏龙内部,以至于伏龙上层专门为此召开了一场关系企业方针的会议。

  曾经一时之辉煌,“大兴南北”中的“南电”,即曾经最寄予厚望的国内通信厂商南星电信,传来了破产的消息,国内现在整个业界一片兔死狐悲,媒体竞相报道,感慨这个巨人的陨落。

  九零年代初,南星的国产万门数字程控机出台,一举打破国外厂家对大容量程控交换机垄断,将曾经“七国八制”分割的国内电信设备市场虎口夺食,打下了国内程控交换机市场的半壁江山。在这样的年代里,大兴南北中走得最快的正兴通讯,还不过只研发出了2000门的交换机。

  至于这个时期的伏龙,还刚刚在山海成立前身研究所,南星的名字,只是那个山海研究所的人目光中难以企及的存在。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然而现在,伏龙的面前,南电已经以宣布破产的消息走完了这一程,在这条通信业的道路上沉重的倒了下去。

  南电的倒塌也直接将一时让原本伏龙内部还心存幻想的,关于应该将腾华公司认定为政治资源,而不应该在整风运动中被整顿的人一个当头棒喝。

  程飞扬在会议上提出,“南星公司曾经获得政府支持的力度最大,占有客户放的资源最多,但却在短暂的辉煌后退出了历史舞台,他们不是被我们伏龙的万门机打垮的,深究起因,还是对企业控制无力,让企业经营陷入端起利益导向,严重制约南星发展所致。”

  程飞扬还对伏龙内部一些向往依托政治背景和权力办事的人敲响警钟,“南星的核心研发所,和八家生产企业之间是什么关系呢,配合不紧密,各自拆台,内部体制僵化,企业由政府控制,管理出了问题就找政府,由政府大包大揽,通过政府渠道拿订单,这样过渡依赖政府,依赖所谓政治的力量,最终结果是什么?”

  “企业丧失了自主求存的能力,服务和售后严重脱节,都是太子兵,这样还怎么打仗!?所以在这条路上被歼灭一点不稀奇。南星公司的倒塌,大家都在扼腕叹息,但在我们伏龙这里,不该叹息,而是该清楚,如果我们脑袋不清醒,我们就是下一个南星!”

  这番讲话,在伏龙内部引起令人深省的震荡。

  无时无刻不在反思,不断革自己命的程飞扬,从来都是伏龙内部津津乐道,伏龙之外的竞争对手感觉麻烦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当伏龙要让腾华公司靠边站的时候,反弹也是切切实实的,多方都一时感受到了来自商务局那边严崇明的纠缠,但最后周文武不遗余力的表态了对伏龙的支持,批示了有关腾华公司的问题的事实证明了这个决议的正确,也更给人展示了伏龙背后有多大支持的力量。

  这个结果,不光是让外界观望者愕然诧异,伏龙内部,也是一片士气高昂。

  有来自工程部的,拍手称快,“我就说吧,我手下的人都骂成什么样了,P3电路板经常出问题,JL系统模组就没稳定过,经常断线,我们就像救火队员,到处去给客户救火,关键是腾华公司的毛病,却要我们当孙子!我打报告,问上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照不宣(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