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什么是遗憾的事

  高三举重若轻的到来,很多人对这段时光都有不少评判,很多人觉得尽管是炼狱,但最后会怀念。很多人觉得即便怀念,却也不想重新再来一遍。很多人觉得那是人生中智商的顶峰,也好像是所有少年时段的终点。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闷热却心向往着球场和隔壁那些身影的夏日,再没有头顶唿唿的电扇和铺天盖地埋头刷题,再也不会爬早乘公车就是为了到校给一个人打个招呼,再也不会等那个男孩或者女孩到落日。

  之所以觉得这一切很残酷,是因为到后面才发现,这些你唾骂着迫不及待要结束的岁月,恰好是人生中最不残酷,最接近天下大同人人平等的时期。

  十中的高三就是比平时紧迫了些,不愧是省内目前最高的山峰,尽管社团活动停了,但平时踢球打球该玩玩的仍然我行我素,但学习这个基本基调,却是没有怎么放松。

  程燃大课间买了水往回走的时候,在银杏林,瞥到了坐在那里的姜红芍。

  无论是上放学,课间的走廊,还是高三楼下面的羽毛球场,老姜的身影仍然是十中最亮眼的存在。但她身边也不总是围着人,也会有这样个人独处的时候。

  树荫把丽质的她笼进去,远方常青藤茂盛爬满的古老建筑,这一切像是画卷,让人不敢轻易打扰。

  看着程燃很没自觉性的径直走过去,张平说了声我先回去了就先走了,最后看到程燃走向姜红芍,却破天荒很是和谐。这特么就是让人心里发酸的原因啊。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来到老姜身边坐下,程燃说,“你回来那几天俞晓他们兴奋极了,天天拉着你出来玩,其实很累吧,适度拒绝也可以的啊。”

  姜红芍从京城回来,俞晓柳英他们又搬到了蓉城,大家哪还不简直狂欢一般,天天叫姜红芍出来玩,老姜也基本上都应诺了,有的时候时间不凑巧,譬如和父母在外参加饭局,她最后都会赶到大家约定唱歌的歌城或者饮品店去。

  姜红芍道,“你不去的话,我就拒绝啊。”

  程燃摆摆手,“这种后面是‘开个玩笑!’的话就不要拿出来了。”

  姜红芍呵呵一笑,“其
第一百二十八章 什么是遗憾的事(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