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情调

  晚上回家程燃吃了顿晚餐,桌上的食物很是丰富,黄金炸排骨,松子鱼,还有一道菜名为“丹凤朝阳”,其实就是取剥壳大龙虾虾尾蜷起蟹泥,蟹泥上面点上红色鱼子酱,下层由新嫩绿叶垫着的菜式,看上去颇为讨喜,一口包进嘴里咀嚼,滋味丰富,很满足幸福,但一般吃三个就够了,所以这菜一道也只有摆放三枚这样的什锦物事,除此之外还有萝卜酥,有叉烧肠粉,还有芒果班戟。

  程燃家没有请保姆,一家三口,都不习惯家里有外人,平日里程飞扬要不吃公司食堂,要不就在外面,下午一般不回家,不管外面怎么称呼的徐兰徐总,一般下午都会在家给程燃做好饭菜,最不济也是中午的菜,下午程燃放学回家可以热一下。今天这些精致菜式都是徐兰在外面饭局打包回来的。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餐厅是蓉城有名的金阁酒店,据说这顿饭吃了六千块钱,听说徐兰要打包,人家还干脆让人做了一些新菜式,常会把外面饭局的菜带回来,还真是徐兰改不掉的习惯,所以有时候估计搞得别人眼中的徐总真是有些个特立独行,都知道家里有个经常吃外带打包食品的儿子。

  程燃倒也觉得还好,一来从小到大就是被徐兰这么喂大的,二来还解决了餐桌浪费,有些菜没动过的就直接倒掉,岂不可惜。

  这习惯不管以后自家生意做多大,估摸着也是跟一辈子的了。

  所以程燃觉得人其实是生活在过去的生物,过去的记忆和烙印,决定了你未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决定你会为什么而执着。

  好似有些个杀人犯案心理出问题的,童年和少年时期的阴影伴随跟着,挥之不去。有的人暴富过后就各种锦衣玉食,非最好东西不要,更喜显摆炫耀,那多半是当年穷的时候,自卑如影随形,同时也曾无数次想过有钱了要如何过活的执念。同样也有富裕后仍然节衣缩食,吃穿用度一切从简,那是穷怕了,对自身维持生存物质锱铢必较的俭朴思维仍然占据主位。

  功成名就后痴迷于一件事物,那多半是曾经没能得到的,如今已是经历悠悠岁月错过最好时光后无法弥补的。

  某种程度上,就像是程燃为何追求“眼前”的生活一样。

  吃了这些东西,徐兰接了电话,然后她对那边说八点开会,就在会议室。徐兰和张薇搞得炎黄地产现在正在对外大肆拿地扩张的阶段,也难得了徐兰其实在忙碌中还能顾上家里,给程燃准备一顿饱饭的心情。

  看到徐兰挽了包又要去伏龙主楼旁边属于她的办公楼,程燃道,“我会好好做作业的。”

  徐兰瞪了他一眼,“一家子都在钻生意经!”显然程燃在做的那些事情,也是瞒不过她和程飞扬的。

  怎么能瞒得过,赵青这个负责他手头上各个板块链接的是程飞扬的人,李明石是程飞扬的徒弟,搞的CQ小组都是从伏龙抽调的团队,一有要帮忙的随时拉队就去了,程齐相对独立,但程齐这个大哥在家族里曝出大学生创业典范,程飞扬哪还不知道这背后没有点程燃上蹿下跳的影子。

  程飞扬和徐兰并不追求大富大贵,一辈子奉行在哪个角色做什么事,哪个阶段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眼下之所以没有因为程燃的“不务正业”而干涉他去做些商业行为,是因为他的正业现在看来确实不错,两人没法找碴。

  徐兰出了门,程燃收拾了碗筷,这个时候已经七点半,天色暗了下去。程燃去天然气炉上烧了壶水,蓉城这点就是好,不像山海还是煤炉子,今年已经实现了全市辖区县乡通气,热水是随取随到,程燃洗碗直接用热水,这就是皇帝的金扁担啊,心想现在家里有些家本了,但带给他满足感的居然是可以随时随地用热水,洗碗用热水,想洗
第一百三十六章 情调(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