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眼线

  徐兰的所有活动结束后大概在七点半左右,程燃那时候就和她结束一天行程,一道坐车回程。

  临走的时候,有不少人朝他和谢飞白这边陆续过来。

  “程哥!我们已经跟他们那边说了,我们退股本,不跟了。”

  “我还没加入,但想了一下确实悬,他们的东西烫手,还是不参与的好。”

  “难怪谢哥以前老是把你挂在嘴边,那番话犀利得胡利连腔都开不了,程哥你真是这个!”有人竖起大拇指。

  “我当时就觉得有问题的,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一个火坑……”一个人拍胸口说着,浑然不提之前听着挣钱分明眼睛贼亮。

  程燃当时抛下那席话就和谢飞白几个人走了,结果没过多久,陆陆续续方才还围在那位胡哥身边的人,都尽数散了,其中一些人则朝他们这边过来,表明自己的立场,剖白心迹。

  而在旁从头到尾看着的邓维马宏宇,心里就是一阵感慨,别看程燃只存在于大家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讨论中,然而这种内蕴的威望,才是深不可测的,要不怎么这么一席话,那个胡利都只剩张口结舌,直接给干趴下了。

  ……

  重生以来,程燃一直在告诉自己要用高情商行走世间,要好好跟这个新世界对话和谈谈,要与人为善,要以德服人……总而言之,无论怎么样,都不要行事太过激烈。

  就好比今天的这位“胡哥”,人家有人脉有背景,好好说话就是了,能不得罪尽量别得罪,这大概是独善其身的第一定律。

  然而其实仔细一想,应该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重生者行为处事准则的自己,好像就压根没有清风拂山岗的时刻。

  刚去十中就怼了“著名青少年教育专家”孙萧,没过多久还怼了名震一时的雷伟帮,甚至还和港城罗家开过战,一不小心,就在作死的路上走了这么远。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自己明明应该气定神闲,老老实实生活,投资投资马老板,截胡截胡御碧,闷声发大财……结果好像总是身不由己,这是人生的剧本出了偏差,还是命运的编剧一直在玩自己?

  感觉这么下去,自己真要在程大锤这条路上一去不回了,可是还有些委屈,明明自己只想安安静静待在角落啊。

  不过今天这事也就这样了,连雷伟都怼过,一个胡哥怼了也就怼了,而且谁叫对方干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想要借助眼前这些人们的家世,在背后牵起一条网络,这种事不捅出篓子,或者捅出篓子,造成的危害都是同样的大,自己并不想做什么人生导师,但只是类似曾经对谢飞白那样,在眼看这些人大好人生的某个关卡,作为路人如果能劝一句,那么就多劝一句而已。

  只是他没想到,以他在这群青年平时讨论中云山雾罩的身份地位,这一句的分量委实有点大。

  程燃想了想,问这群过来表明立场的青年,“胡哥呢?”

  “是这样的,梁文涛他们刚才跟胡哥表明退出后,好像出了些口角,结果事情就在会馆那边传开了,梁文涛他爷爷好巧不巧今天也在场,他爷爷是离休老干部,十三军的,影响力不小,听说自己孙子差点拿给对方拐到这种事情上去了,当即发作,打了几个电话。胡利就被他爸一个电话招回去了……”

  “现在会馆那边,有几个人被自己家长给骂了。”

  “我爸的电话也打来了,让我赶紧回去……我估计回去也要被骂!”有人说着,但表情并不是为自己的命运忧虑,甚至还有些隐隐身处风雨中的兴奋。

  得……
第一百八十章 眼线(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