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K街见闻(中)

  程飞扬要和孙广振介绍过来的芯片技术公司接洽,商讨合作细节,这些会议程燃就不参加了,他和赵青就在入住的安塔娜酒店附近闲处走走,观摩K街的风貌。

  枝节修长稀疏的行道树,与之相比的则是窗明几净的高档写字楼,云集了全世界最顶尖的奢侈品牌,商店和餐馆,街道旁边停放的很大几率是豪车,也多见全尺寸越野车,有穿着西服的商务人士直接上后座,还多见职业装的女性手上端着咖啡行色匆匆,很OL气质。在这条街上像是他们这样穿着随意悠闲踱步的,倒是不多。

  天气预报今天气温是六度到零下三度,程燃围着围巾,和赵青漫无目的散步。伏龙的会议他们不参加,只是晚上一起吃饭。

  “这就相当于是美国的驻京办,中国是‘跑部钱进’,美国则是‘游说生金’,这可是华盛顿特区的第一产业。”赵青说道,“所以说什么中国是人情社会,其实都是瞎扯,人作为群居动物,构建编织社会网络,关系和人脉就从来是绕不过去的一个东西,就不可避免的会影响到社会网络的方方面面,哪个国家都一样。”

  “和伏龙研究所合作的凯文公司有位出身美国中产阶级的华裔,自小在这边长大,跟孙总他们聊起,说虽然美国三权分立,但地方检察官和警局同气连枝,大检察官和大法官经常耳鬓厮磨,立法两院和行政机关秤不离砣,当然,国内那种贪腐的大额金额,在美国政治献金制度约束下的贪腐金额和国内相比数额就要低不少,毕竟这里一个议员为某个利益群体代言,那么必然会在其对立集团的眼中视为眼中钉,很多时候没办法明目张胆拿大头,都必须靠着种种隐秘手段。当然,民主国家,权力带来的许多好处,不仅限于金钱。”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程燃跟赵青聊着见闻,伏龙前来美国游说这一条路,其实是走对了,程燃在想,伏龙能不能把这套经验带回国内去,让国内一些公司有所心得。不光是有利于双边贸易,更可以以这种方式双方进行沟通和了解,不说能够达到以色列游说集团的地步,但至少能够在这里培养出免于偏见的声音。

  国内企业其实长期在这上面几无建树,一方面是对这套美国固有的政治走后门现象并不了解,想走这条路都根本无门。哪怕有公司在这上面和美国政客挂钩,但其实买办居多,这也不是平等的交流,只能受制于人。

  但是这很难,一来大洋彼岸双方意识形态不同,不信任感是天生的,二来美国国会利益集团中的军工集团,是能很大影响到美国对外政策的大集团,最早注意到军工集团存在的是艾森豪威尔,他在总统告别演说中就告诫美国人要警惕军工集团对美国政府的不正当影响。但即便当年示警,在冷战核威胁的历史背景下,军工集团在美国政治中势力培养得早已过为强大,以至于美国国防外交政策长期都受这个集团的操控。

  整个90年代,美国在中国问题诸如人权,最惠国待遇,“盗窃导弹技术案”,政治捐款,湾湾问题上屡屡
第一百九十三章 K街见闻(中)(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