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更该死

  大洋彼岸见到姜红芍,程燃着实是惊异了一下,乍一看确实有些像是机器猫的任意门,开了门她就出现在身旁,但其实并非无迹可寻,从知道自己要去美国时候的平静,平时聊天时对此事的轻描淡写,之前以为是姜红芍本身个性的原因,哪怕两人关系亲近,也要给彼此以空间。

  而且程燃来看,虽然老姜比同龄女孩更早熟和理事,但在她这样的年龄,感受美好可以,就不要过多的去承担更重也更复杂的事物。

  兴许是如此以为,所以程燃并未往深了处揣摩,她的闪烁其辞,几次不经意询问起他在华府的见闻,回忆起来都不是毫无征兆,再加上其实他们蓉城企联会在华府的活动,很容易掌握动向,慈善之夜,中国民歌和美国管弦乐团,搞出动静,再加上姜红芍那位中美两地都很有能量传闻中的小姑,到来这场晚会现场,其实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姜红芍的小姑只是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没有哪怕是明面上的任何示好致意,她像是更关注于眼前的这个晚会,而姜红芍隔着她和程燃对视之后,也端坐着融入到环境之中。

  程燃则是不亚于有一种身边此时坐着两条青白二蛇的既视感。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但那种情绪和心情,确实是在缓慢堆积。

  隔着老姜的小姑,就能看到姜红芍的侧脸,她理过了头发,剪短了些,黑发及肩,耳垂上打着颗精致耳钉,目不斜视,但应该是感受到程燃目光,又或者是前来会场的路上空气寒冷所至,面颊微红着。

  程燃坚持不懈,姜红芍目光终于绷不住,眼瞳轻微朝他的方向偏了一下,然后又迅速转回去,睫毛律动。

  嗯,可以确认了,是在躲避自己。

  所以她现在内心肯定也不如表面这么淡定,估摸着也是跳的厉害。姜红芍本身有个特质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那就是越是可能连她都很慌的时候,她越好像表现得若无其事,但问题就是在于,太过镇定,就自然显出不同寻常。

  程飞扬从台上走下来坐回程燃身边的路途上,看到了姜红芍和她小姑,自己老爸这是愣了一下,然后疑惑看程燃,程燃很想以眼神告诉自己父亲,这不是我早有预谋逃往法外天下,我也很无辜,你不要这么一副你妈要知道你死定了的表情。

  姜家小姑还对程飞扬报以微笑,这大概是对他这位今日主角的尊重,而目光落回程燃身上的时候,笑容又重新收敛,简直让人揣摩不到她对自己的态度。

  对方很明显不划道,但可以看得出姜家小姑名不虚传,不动声色之间,就已经营造了巨大压力,威慑已经成形。若程燃哪怕真是超越他所处年龄的麟角之徒,也保管能被她摁在五指山下。

  等到这场晚会结束,程飞扬起身的时候和姜红芍淡定沉稳的打了个招呼说“姜同学,你来啦。”

  程燃听着就迷了,老爸你这一副一切了然于胸的模样是怎么回事?但关键这事连自己这个当事人都很懵啊。

  姜红芍也并不戳破的喊了声“程叔叔”,然后程飞扬就一副我忙你们先聊的样子先行一步,他倒也真忙,伏龙那边的人等着,游说公司的老总等着,还要和华府今天到场的一些官员和上层人士有场面上的礼节。然而大概是今时的晚会,或者此时出现的变故,冲散了早期时愁云惨淡万里凝的
第一百九十七章 更该死(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