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在人间

  看到姜红芍的出现,杨夏反倒是朝她方向打了个招呼,姜红芍也挥了挥手,至于中间的程燃,好像一下变小透明了。

  然后杨夏上前问红芍家里老人怎么样了,姜红芍说好多了,杨夏又道早知道你回来了就跟我们一起玩啊,姜红芍说其实才刚刚抵达的,我没来多久。

  杨夏笑,“明天你肯定还要休整一下,过两天约你出来玩。那你找程燃肯定还有事吧,你们俩聊吧,今天有点晚了,我就先回去了。拜拜。”

  杨夏和两人道别离开。

  姜红芍依然站在那里。

  程燃知道老姜这边也不平静,有关她家的事情在近期蓉城官面上,可谓是各种大道小道消息风波不断,核心的高官层次可能讳莫如深,但是那些一辈子都可望而不可即这个层级的体制内外各色人物,则不免怀揣着对权力的仰望和对上层风云的窥探的痴迷,恨不能见证升斗小民眼里的腥风血雨。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而她肯定也会经受一些知道她的人所戴着的各色眼镜审视和揣度,其中不乏一些世俗的恶意。

  偏偏这场事件明面上对立的双方,就是她的母亲与背后的家庭,和他程燃父亲与伏龙。

  是大物之间的碰撞。

  他们都身在其中不由自己。

  姜红芍并没有提及方才他和杨夏之间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兴师问罪”,只是站在那里,自美国的分别和国内外事件的爆发喧嚣之后,隔着这些看他。

  “没有上去敲门?我妈在。”

  姜红芍摇摇头,“和俞晓打了电话,知道你们在外玩。”

  “你刚刚,在楼道那边?”

  “坐着等了一会,听到外面有声音。我才出来的。”姜红芍道。

  程燃几乎能想象,这个女孩在得知自己还没回来之后,在楼道的台阶上坐着的样子。

  “我们这算什么?现代版的罗密欧和朱丽叶?”程燃一笑。

  “什么跟什么啊。”

  姜红芍的眼波流转,注视着他,“程燃,我来看看你。”

  程燃道,“马上开学了,不也可以见面。”

  姜红芍微笑,“那不一样。”

  程燃也笑起来,露出两排白净的牙齿,“那么我呢,到时候也能天天看到你吗?”

  姜红芍没有回答,只是轻微抬头,道,“今晚和我去个地方好吗,惊险刺激噢,多带件衣服。”

  这种说法,老姜你大概不知道这是要让人犯错误噢。

  程燃指了指单元楼上亮灯的那一间,“稍等,我跟我妈说一声,我去拿身份证……”

  然后程燃又问她,“你带了吗?”

  她在那边点点头,轻柔的声音和动作简直是天雷勾地火,“带了的。”

  程燃上楼进门跟徐兰说和俞晓通宵看球赛去了,把该拿的东西一并拿了,特别是俞晓不久前贡献给他的一盒四方形包装物,程燃暗赞好兄弟不锦上添花,不经意间就雪中送炭。下得楼来,看到伊人犹在,巧笑盼兮。

  大好星空,苍穹浩瀚。

  这里在伏龙院,熟人众多,特别天晚,所以程燃也没伸手去拉那只怎么看怎么纤细漂亮的手,出了门来看到一辆奥迪车,还有旁边站着的李家小姑,程燃差点把那句美国没出口的小姑你大爷的在这里给丢出来。

  结果李韵也没多说废话,把烟屁股丢了拉开驾驶座,然后冲他们道,“上车。”

  上车的时候姜红芍双目明亮,有种做坏事的惊险刺激,道,“程燃,陪我去看日出吧。”

  程燃很想把手里的方形包装物甩出来,劳什子的惊险刺激……

  车辆飞驰,李韵在前面忠实的担当着司机,丝毫没有打扰后方这对年轻的男女。

  两个多小时后,李韵驱车下了高速路到了市区,又从市区上了峨眉山盘山路,等到了景区停车场,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李韵转身说以现在的月份,上面金顶要看到日出在七点过左右,时间还早,睡一会吧。

  凌晨四点的时候两人醒来,李韵一人给了他们一把手电,又给了姜红芍一把神器军工铲,指了指上山的人工石板路,“我就不去了,你们一会坐缆车下来。我在这等你们。”

  末了李韵又低声用只能程燃听到的声音道,“你看我多信任你。”

  信任……你妹……

  这荒郊野岭天寒地冻自己就算想趁此机会不轨,那又能做什么?那把军工铲的主刀口
第两百零八章 在人间(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