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爽,又干不掉

  秦西榛时间是紧的,特别是在程燃暗示好日子就要到来的时候,她是分秒必争,一刻也不想耽搁赚钱,真是事业心爆棚,所以在蓉城并没有待几天,也就飞走了,上飞机走的时候给程燃发了条短信,“辛勤的鸟儿又要去觅食了,上进得很,可没有你这样的好命,可以尽情享受假期的清闲和荣誉……好气。”

  “算了,体谅你高考后的特殊情况,以后换我休息,你来干活!”

  想到秦西榛可能鼓着腮包的模样,程燃忍俊不禁,回了条短信,“能者多劳嘛。”

  “滚。懒死了!”

  秦西榛发了短信关上手机,从先前咬牙切齿的状态一秒钟变成清新可人婉约,迎向了拉上了舱间隔帘过来要求合影的乘务员。

  ……

  姜红芍在英国预科学年三学期的第一个学期结束,回到了蓉城,姜越琴几个月前工作发生了调动,已经不在这边,特别是姜红芍留学后,蓉城的院子基本上长期空置,都是李靖平委托人定期打扫。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只是在姜红芍的假期里,一家人又重新在蓉城团聚,也正好姜越琴的同窗会在蓉城举办,姜越琴携丈夫女儿一起参加,现场基本上也都带了家属,都是天南地北过来的。姜越琴虽然不久前在蓉城经历了巨大的失败,调任了部委,工作刚刚展开,这回返蓉城参加同窗会,仍是神色如常,倒是知道些个中内幕的人也不得不佩服她的韧性。

  这回的大学同窗会相对以往而言规模最大,组织到场人数最多,姜越琴的这批大学同学名校出身,大部分出路都很好,有现在身居要职的,有搞研究的学者,有大学教授,有办企业开公司的,不光是在外地的都要过来,一些出国的都带着家属子女也回国参加。

  说来也巧,当年的这批大学同学,读完书出去参加工作,到稳固家庭生子,很多基本上都是同时段完成,一两年之隔的不少,是以今天在场的几十同学家庭里面,就至少有七八个家里孩子是刚参加完高考的,有一些是前一两年升学的,有的孩子年龄稍微小一点。眼下升学口的事情自然成为主要话题。

  “你说他爸好歹是个工科博士,我从小成绩也不差,可我家娃这回硬是勉强才能上个二本,心力交瘁,他爸学历高又有什么用?关键他也抽不出空辅导自家孩子,一段时间我们天天为此吵架……”

  “说到底还是你们出国的有福,在外挣美元,孩子读国外高校,没有国内教育资源稀缺的这方面烦恼!”

  有对国外生活羡慕的,也有在国外而抱怨的。

  “……你们没在那生活不了解,其实压力也很大,想上个好大学,为了在体育特长上加分,你就要去参加很多活动,我家孩子游泳、体操、空手道、篮球、曲棍球、橄榄球……这些报班费用不菲,一些专业的运动器材设备,更是大把的银子……就算是中产,一样捉襟见肘,这不,学期一结束,外面旅游,又是一大笔钱,花钱的篓篓啊,关键是如果这回申请不到奖学金,学费也很高昂……”

  “说来说去,还是刘芹好啊,嫁了个司长,这回孩子高考文科565,上了北大。你看她高兴得,恨不能把自家孩子拉出来展览……”

  被称作刘芹的是人群中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身边跟着一个戴眼镜,但眉目间还是有几分淡漠的男生,就是她儿子赵杰,此时正接受各方恭维。

  “所以还是京城好啊,去年全国统一卷,清华北大对首都学生的收分文理线都要比其他地方低啊,譬如在川省,北大收分文理科就平均高了三四十分。这是不是太不公平?所以今年搞什么‘统一高考分省命题’,不就是遮羞布嘛!”

  “话是这么说不错,但我们当年高考的时候,也是统一命题,可教育落后省的学生确实是分数都不高,难道这些省就该放弃了?但实际上是政策还是会对这些省进行倾斜的,尽量拔高他们的录取率,那么一些教育和人口大省也就只能牺牲一下录取率了。公不公平,肯定不公平,但全天下哪又有真正的公平?唯一的公平,就是你拼命学到的东西,是自己的,谁也夺不走,天下再没有比这个更公平的事了。”

  刘芹这种炫耀自家孩子的行为虽然在现场有些人看不过去,但也不得不承认,有什么办法,人家一个北
第二章 不爽,又干不掉(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