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那是碰巧的

  当然,这场姜家的同窗会和程燃的升学宴也就仅止于和老姜见见面。两人其实连话都没交流几句。

  不过很多事其实不都是这样,互相看见,就很好。

  晚上姜红芍回家,李靖平和她在他们家小院外面的清波河畔散了会步,聊天的时候他笑着说起如果我乖女儿不是去了英国,很可能这回就是你当冠军啰。虽然是一个假设玩笑性质的说法,但实际上那晚河畔倒映的李靖平神情,很是落寞。

  自来中国社会,状元榜首,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话题,甚至是自古以来的情结。皇权时代的科举选贤任能,状元及第就是“十年寒窗苦,一朝登龙门。”“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如今虽然没有古时那种一朝得名天下知,立即加官进爵,但也意味着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有了最好选择的康庄大道。虽然从头到尾社会上都有当年状元今何在的质疑,然而针对这件事的美好憧憬和想象,是烙印在骨子里的。

  只要一想,都能知道,摘得这个桂冠的人,会得到怎样的光环和热闹。

  今天程燃一家在宴会上变成大熊猫般就是个例子,除此之外,无论是朋友圈子还是单位机构之中,对于本省状元的讨论,自家孩子高考成绩和去向之类就是最热门的话题。结果李靖平是想讨论都无从下手,这个时候就不免感觉到一种失落。反正总有件事还是在李靖平这里耿耿于怀,“当年中考,就不该让你给他补课……现在补成个省状元了!”

  看着愤愤不平的李靖平,姜红芍是忍俊不禁,“爸,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什么时候那也是这个起因,你去了十中,结果没一年他也到十中了。本来成绩不怎么样,在十中就节节攀高。还不是你起了带头作用。”李靖平皱眉,“你要是没出去读书……就一定打败他了。”

  这种话,李靖平也大概只可能在自家女儿面前才这么“不沉稳”了。

  偏偏姜红芍一本正经跟他分析,“这可不一定噢,程燃有个很奇特的事情就是,不到最后一刻,你不会知道他的底牌。我没参加考试,能考多少不知道。不过程燃这个分数,其实平时我也未必每次都能考到。”

  李靖平瞪着女儿半晌,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你妈啊,估计气惨了……”

  姜越琴工作调动后很少回蓉城,而姜红芍和自己母亲这边,也是很少再深入的说过话了。

  李靖平道,“你以后,还是跟你妈多交流一下,别让她成为武则天了。”

  姜红芍轻轻点头。

  ……

  舒杰西收到了悉尼科技大学建筑系的录取书然后请客,他一直想学建筑,程燃记得当年他其实还是想去美利坚的明尼
第三章 那是碰巧的(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