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好气啊

  蓉城前往南州的火车上,是车厢里低频的嗡鸣,程飞扬给程燃剥了个橘子,吃了列车熄灯后,两人就躺下了。

  两人都是卧铺下床,伏龙公司帮忙订的票,也是程飞扬顺带给田丰提了一嘴。

  据说订票的时候行政服务部管理办公室主任还尝试的询问了田丰一句,“程总出行不坐飞机,坐火车?那……是不是把相邻的六个铺都订了,安静一些?”

  田丰是好气又好笑,“程总是私人出行……你们帮忙订票,工资里面扣钱的。他们软卧都不坐,你们非要给他凑个包厢,回来让我贴钱啊?”

  虽然伏龙公司从上级到下级都在伏龙基本法的规定约束之内,有严格的章程来运转,但伏龙老总送孩子读大学坐火车去,难道是为了省钱……但未免太接地气了一些。不至于吧,因为他的时间更为昂贵。

  这事若不是田丰叮嘱了仅限于管理办公室知道,传开来,恐怕也是伏龙内部的一大新闻,而几乎也可以肯定保密期过去后,这大概也会成为伏龙流传的无数个“轶事”之一。

  实际上坐火车去南州报道是程燃的意思,其实无他,当年考上大学的时候,程飞扬也就是这样带着程燃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去大学报道。程燃高考结束到目前被录取,唯一的一次“任性”,大概就是眼前了吧。

  所以结果就成了这样,程飞扬带着程燃拿着大包小包行李登上火车去南州程燃大学报道,等当天程燃报道的事情忙完过后,程飞扬又会在南州和伏龙的人马汇合,马不停蹄访问日本。

  程燃的这趟大学任性送行直接导致了伏龙七位大区级经理,财经委员会,战略发展委员会的多名委员,还有伏龙聘用的毕马威公司的独立审计师团队,都为之更改了行程。

  而程燃对此一无所知。

  只是在听到程燃问“咱们是不是坐火车去?”的时候,程飞扬是心头触动了一下,平时已经牺牲了太多家庭时光的程飞扬只觉得心略微发酸,这回问程燃考得好有没有什么要求的时候,他都想好了,物资的或是要调动什么资源的,他都没有问题,自家孩子争气,而且懂事,这个时候哪怕程燃递给他一份在大学的开创事业企划书,他都毫不犹豫。

  然而没想到程燃什么要求都没有,最后开口的居然还是这个。

  一时百感交集。各种心绪充斥程飞扬心头,懊悔,难过,惆怅,宽慰……

  他还能记得程燃小时候带他坐火车的情形,那是父子俩温馨的时光,想来这个时候的程燃不是真的就要坐火车,而其实是希望用这种交通方式,让两人路上这么相处的时间更多一些。

  程飞扬只是一想后就当机立断,“好!咱们爷俩路上聊天!一路送你上学!”

  程燃当时看着程飞扬那副眼眶都红了斩钉截铁的样子,心想早知道就不提了,想来程飞扬是放弃了一些行程和计划。

  但父与子,不就是如此。

  于是和前世的情况差不多,程飞扬和程燃拎了三大包行李,其中除了徐兰坚持要带的程燃秋冬季节换洗衣物等一些行李之外,就是还带了一些蓉城特产到时候去送老师同学。

  在卧铺躺下来,仿佛最后剥的那个橘子让程飞扬感受到了难得的父亲的责任和义务,这个时候还有种难明的满足和情绪回荡胸口,回想的更多的还是自家儿子这几年的情形,程燃翻译国外公司管理大纲制作的《伏龙基本法草案》,在那个时期搭起了伏龙的架子,虽然发展到现在的《伏龙基本法》,内容上早已经比起程燃的原始版本扩充了不少,现在已经是大部头的管理法案也是后来研究公司法,研究管理学,人文科学等众多领域的专家教授组成的专家组,而且这个专家组还在不断增加成员,陆陆续续沿着骨架脉络增补工作下来的结果。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但只有伏龙最高层元老骨干,知道当年最原始的草案,其实只有23页。

  中考从班上中游考到全班第一,上了山海一中,后续就是程燃上了高中后压根不必操心的成绩,一路直升,转学十中,从进这所省顶格高中的108名,第二次考到38名,再往后简直就是所有逆袭黑马的典范。夺得状元头筹,在这个过程中,李明石跟他走了,做了个通讯软件,他还组织原华通大院的一干孩子开起了一家网咖创新综合体,里面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加入他们做出了蓝点linux,到美国三板上了市。现在拒绝清华北
第六章 好气啊(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