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沙皇

  2000年,不说信息网络时代在世界的传播,就是在中国,即时通讯是个什么概念,大概在很久以后,也没人能够定义,只知道那肯定是很多人整整一个时代的回忆。

  是个我叫“轻舞飞扬”你叫“痞子”,那么就能袒露心扉的从线上聊到线下的时期。

  那段时期有个很出名的话叫做“你永远不知道电脑那头是不是一条狗”,也是“见网友”这个名词最早发展的来源。文艺点的是你拿一本杂志,我拿一瓶可乐,地点麦当劳或者肯德基,再不济找个花园,期期艾艾的碰面。普通点的就是你穿什么衣服我穿什么衣服,大家见面满足那份新奇谈天说地,说不定还能成为很久的朋友,记住的也是那份人与人交往的纯粹,总之场子素的很。奔放的则就是直接酒店快捷旅馆覆雨翻云,也大抵安放了很多人躁动的皮筏肉身。

  这段国土大地上轰轰烈烈“见网友”的初始时期,就是互联网带来的最起始影响人的生态,由此还衍生了一个词叫做“恐龙”,遇上了免不齐就要平时蹭吃蹭喝关键时可堪大用的死党“江湖救急”。

  意外总是处处有,年年有,时时有,当时当下不巧得很也有,只要一个信号,传呼机或者电话及时一响,看看信息或者接个电话,往往就是“大祸临头”。

  我同学被车撞了,我家地震了,我老婆快生了,我宿舍着火了……

  这时候多数是《唐伯虎点秋香》的那句“谁敢比我惨?”

  当然,这也真是一个对着陌生人,在小心翼翼的“你好”过后,就能真正了解到对方的人生和心迹的年代了。往后未来,这份幼稚和纯真也如这个时期一样,都归于奔涌的大千世界。

  毋容置疑CQ的高歌猛进所带来的现象,正在影响着眼下的很多人,有的事从量变引发质变,程燃看来也是如此,CQ的第一个一百万达到以后,往后的用户数量突破前一个量级,都显出周期更短,速度更快的特性,以至于亲身经历参与其中的CQ团队,都会从振奋到麻木。

  第一个十万人注册突破,第一个百万人注册突破,到后面计算这个已经没有意义,每日注册人数又成了CQ内部的一个期待点,等每日注册人数开始到十万的时候,不免会让人回望过去,直观感受到壮大的力量和速度。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所以寝室里的人会为发现了CQ的一个BUG而雀跃,一定程度上也说明这个事物,足够为人所知,足够在人们心底潜移默化的形成深厚而共识的基础。

  但让程燃感觉到意外,甚至和前世有所区别的是,居然到目前为止,除了一两家基金找上门来,而且给出的估值极低,只是数百万美元,竟然就没有人愿意找上门购买CQ的股份。

  以目前CQ的发展规模,若是完全要依靠外部投资人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支持不下去垮了。程燃觉得这现象很灵异,前世的原形总能在山
第二十一章 沙皇(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