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别学坏了

  尽管自开学以来在科大受到了于常人不同的待遇,程燃觉得距离自己想要享受的大学生活还算正常,没有偏离轨道太远。当然,明知道这种安逸宁静可能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但似乎也就是这样,生活好像就是一场接一场的大战,作为一个小兵来说,或许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两场战争的间隙,贪婪的吸一口没有硝烟的清新洁净空气。

  当然,安静处于科大校园尽情体会那些绿植和此间萌发的一切的时候,和象牙塔之外那些千里之外事物的维系,一直是牵连着的。

  不管是蒋舟,还是李明石,都在积极寻求进入南州。

  蒋舟打电话的时候,表示说,“南州走在前沿,很多事物都敢于尝试,风气很好,在主题咖啡馆和网吧规模上,也是如此,我们的天行道馆当初开业,虽然是国内首创,但是很快就被有样学样,据说南州现在也有很多了,而且不少是依照我们的模式,你有没有想过,天行道馆开在南州会怎么样?”

  程燃道,“天行道馆在蓉城生意不是挺好吗,如果放在南州,未必招牌会有人认,你就是第一家主题桌游吧也没用,南州现在这样的店有很多,更灵活,天行道馆想要再创开业时的风潮,很难了……不过你是店长,你决定吧,应该是不会亏本……”

  1998年,天行道馆蓉城开业,凭借新颖的模式,当时打出“国内首家主题桌游吧”,是成功的。但也迅速引起竞相的效仿,现在这种主题咖啡水吧甚至结合网吧的形式,已经不算什么新颖。

  “真的吗,我可以决定?”蒋舟在那头一阵心跳,这算什么,跟老板打几个电话……就升官了?

  拥有开店的决策权,拥有拓展渠道的权力?幸福怎么来得这么突然?

  听到电话那头掩饰不住的兴奋,程燃也有些感慨,天行道馆已经完成了其过渡使命,现在是以创新中小企业观察园的优势存在,其他零售版块,其实可以继续拓展,但对于程燃来说,精力投入会很大,他没打算往这上面继续扩张。

  能决定天行道馆零售业未来的,那就只有蒋舟本人了。

  而蒋舟从守成到开拓这一步,则必须由他自己提出来。

  如果连出海的心都没有,是没法远航的。

  “你可以提起相关计划,我这里大致给你两个方向,一是继续沿用天行道馆蓉城模式,股份我给你六成,财务由天行控股掌控,你负责开店,收账,你会受到一定的钳制。二是你自己开店,我来入股,入股比例可以谈,你拥有最大的自主权。”蒋舟如果心思能到这一步,也许更进一步的想法不是没有,程燃觉得可以给他选择的权利,而没必要把人圈在自己这里,他坚定认为和优秀的人才建立合作的关系而不是从属的关系,其实更有益于发挥人才的主观能动性,一来可以把盘子做大,甚至哪怕不是自己的盘子,能多提供培育一个市场,不是坏事。

  二来结草衔环。一个人要能行,如果刻意拉着套着,未来别人跳出来,大家搞得不愉快,还不如送个人情,有钱大家挣。当然,能够走到这一步的,多数都在程燃认可的朋友圈内,若是那种不顾大局太过计较得失,甚至发现块新大陆就千方百计要自己独占把他人踢出局的,在程燃这边,第一关的审人就过不了。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那边是沉默。

  来自蒋舟的沉默。

  程燃想,莫不是在考虑?多考虑也是对的,毕竟事关他的未来方向。

  片刻后,话筒里面传来颤抖和惶恐的声音。

  “小程总……你是不是打算……不要我了?”

  程燃手上持着的电话都差点跌落在地。

  什么啊!?

  “是不是我知道了太多东西……你觉得放在身边不把稳?如果是这样,就算了,我不出来,我跟你,我就在蓉城,区上面今年还要把我们孵化园扩大,给我们政策,培育软件网络基地……我工作还多,建设上需要我,我感觉潜力还没用完,还能出力……秦小姐的歌我非常喜欢,我,我什么都没说啊,我连艳艳那边都没说啊……”

  “……”

  “不是不是,你听我说,我没那个意思,完了,你是不是以为我威胁你……小程总,你是知道我的,我没有……”电话那头激动得很。

  什么跟什么啊!

  本来还好,现在怎么突然有种真想把你踢走的恶念……

  好不容易解释清楚,蒋舟那边才顿时轻松爽快起来,“嗨呀,不是我说,小程总你早说嘛……吓我一大跳……我哪有自己想走的意图,我是不会离开咱们天行的。但我觉得,我要做个先锋,说白了,在你身边我踏实一点。现在社会上面的事情,很难说,我到南
第二十三章 别学坏了(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