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能搬吗

  王新博和女友在外国语校门口的别离到没有依依不舍,相反是你碰我一下,我挠你一回的打打闹闹,但就是这一幕看得远处三人心中有种情绪莫名上头。

  李维转过头来,说了一句下一刻被两人摁着打的话,“我们三个,好像狗噢……”

  把这家伙收拾得抱头蹲下后,老郭拿出打火机深沉的点起根烟,飘飘渺渺间他眯着眼,“我有个比较喜欢的女生,一起长大的妹子,叫小雯,现在在首都读书。”

  地上的李维仰起头,“耶,青梅竹马哦……”

  “老实蹲着!”

  “好好反省!”

  程燃看老郭,问,“那怎么,打算毕业后去找她?”

  “找什么噢,什么关系都没有,人在大学说不定就有男朋友了,更何况,她是要往外飞的人,不满足,理想高,我不一样,人懒,不喜欢折腾,不能推研的话,回老家就有车有房,再加上咱科大出身,回去工作更容易,有关系可以安排,随便挑。”

  说是这么说,但看得出来,老郭还是有些淡淡的惆怅,大学时代的爱情,像是王新博这样的,初始理想的不少,无疾而终的居多。

  看到那边的王新博高悦两人,程燃先前不自主的就想到老姜,姜红芍从来就自主独立,这大概和她有个同样独立而且很早就有条件支撑做任何事情并且带着她的姑姑也有关系,所以她性格中有坚韧和要强的一面,富有主见。一个人在外读书,也能有很强的适应能力。

  她会跟程燃说起身边发生的事情,趣事,但涉及到不愉快的,她都只会说个大概,譬如地铁上有喝醉的一群小青年冲她嚷嚷出言不逊,或者学校里有金发碧眼的学生想追求她原因竟然说出个性感,兴许也不希望这种负面情绪感染到遥远彼岸的程燃。不过像是姜红芍的茕茕性子,能够让她分享生活中时而出现的不愉快之事的人,本就是特别的。

  两个人彼此之间,都流淌着这种异样的温暖而独步的默契,即便隔离着时空,这种默契都无处不在,至少现在那些外部的风浪,哪怕政治风暴,都无法将其摧毁。

  那是当年一起办板报的光景,那是深夜跋涉追查绑架凶徒的恍若隔世的紧迫和危惧,那是红墙小院里坐在她对面补习看着她侧颜的流溢光阴,还有那些年的离别和再见,甚至还有峨眉山顶上的《未来会更好》和那份荡魂的温软绵弹。以至于现在程燃一见到日出,就有条件反射,特么的这种生理现象不该称之为晨勃吗?这算是另类的没得到的始终在骚动?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那边的道别结束,王新博驱车把他们三人送回科大,路上一个二个各种为今日之事所感,发表感慨,中心思想是王新博这厮太幸福了,不行啊,大学里面没有谈过这么一场,好像就白读了大学。

  然后一干人又直接把枪口调转到了都躺下来的程燃,莫由名来的就说起程燃那个在英国读书的女学霸,一个说女学霸也有级别的,连程燃这样的人都承认不亚于自己,那招惹的分明是最顶级的,这种智商超绝之辈已经可以隔离在普通人的范畴,已经可以算追求人类灯塔发光发热的程度,程燃大概不过就是一个阶段的踏脚石,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下场。看吧,基本上没听说过程燃和女学霸之间聊天怎么你侬我
第二十四章 能搬吗(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