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谢大将军试炼场

  徐兰来南州探望后,程燃接到了谢飞白的电话。

  “现在的情况是……我妈和你妈的那个炎华公司的南州分公司这里,以我的名义,有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除了我妈这边的,你妈那边的,还有零散多家资方,现在算起来,我是大股东……我有点懵,问我妈,套话不断,就是说让我别多想,过渡一下……真过渡,挂我的名做什么?这难道不麻烦?”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徐兰来南州,是提及了这个事情的,这也是炎华所做的决定。

  程燃想了想,道,“这个决定的意义,我大概猜到了。”

  “怎么说?”

  “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为什么专门拆分出来给你?”

  “就是想不到啊。谢侯明连平时给我钱都要再三过问的,生怕我从家里拿钱多了,你要说他把这股份给我,我是铁定不信的。他没这么大方。”

  “是的,这部分你只是挂名,还是去争取得到,你爸你妈是要你,自己去挣一个实至名归。”

  “……你等一下,我过来找你。我们聊一聊。”

  科大的一家园区小茶吧里,谢飞白坐在程燃面前,风尘仆仆,他揉了揉眉头,看着程燃摆在面前的两杯咖啡,端起来喝了一口,道,“你说的这些,谢侯明会这样看我?”

  从小到大,大概是一直被否定到大的这个青年,和自己父亲不会有坐下来谈心的一天,会本能的质疑这个可能。

  “当然也有另一个可能。一是你兜得住,自己真正拥有握住这部分股份的能力,这个股份,就是你的。你自己拿到的。二是你确实挣不到手,只空有个名头,而无实质。那你就是挂名。这个股份就只是在你名头上挂着,需要的时候,再做其他的拆分运作,拿走,以后你家能给你的,就是不用你管事供给你的衣食无忧。”

  谢飞白长久没有说话,大概心情是复杂的。

  没想到的是,他爸会对他有这么一份……可以说是期待的东西?

  高中时期和程燃一起搞天行道馆,然后收心,收性。打破了以前谢侯明评价迟早会被抓进去的评论,安然无恙的渡过了高中,来到了南州上大学,见过了程燃在高中堪称妖孽的表现,谢飞白骨子里有一种想和他齐头并进的意识,如今再遇上这种事,说对他有没有吸引力?显然是毋容置疑的。

  那么会不会觉得这是他家给了他一个平台,或者说基础,那么以后的任何成就都因为这个起始,不够真本事?

  这种想法不免迂腐,擅长白手起家的,未必擅长守家守业,未必又擅长开拓进取。没有白手起家的,并不代表着不能在守成和开疆上面有所作为,不以出身论好汉,但要以艺业论英雄。

  在艺业这种事情上,基于自己所拥有的资源做出事业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比那些只会看到他人成功的表象,并将这种成功酸溜总结于他人得到一个好机会,有一个好家室浮于表象指点江山的人强百倍。

  事实上是,在做事业这种
第三十章 谢大将军试炼场(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