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那场遇见

  天行社成立起来,在科大宣传也搞了起来,一度很热闹,噱头有了,神秘感有了,科大学生中知道和谈论起这个事情的不少,但光靠这个还是不足以媲美骷髅会啊,恐怕还需要以理服人。

  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硬实力是保证玩噱头玩概念的基础。

  换句话说,天行社要有足够的分量吸引人。还得首开先例。要率先吸纳一批有足够水平的人,而这样的人中,自有一位程燃看到的佼佼者。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聂川在图书馆,他脸色有些苍白,憔悴,最近他要赶的东西很多,大哥在实验室长期攻坚,平均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他看着心疼,经常去帮忙接手一些复杂繁琐的测试工作,以换取大哥的休息时间。

  但他自己本身做涉及到大哥博士所涉及的那些事务就已经很吃力,所以不得不晚上通宵干活,白天就在图书馆借阅期刊查资料。困了直接就在图书馆的桌子上趴着睡。他不觉得有多苦累,因为清楚哥哥所做的,比自己繁重数倍。

  一度他也跟自己大哥说,别这么拼,身体要紧。但每次哥哥都只是说,“想要真正做出些事情来,眼前就是最好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兄弟俩父亲是电力工程师,在两千多人的电厂里面,不起眼。父亲对兄弟俩的教育方式也截然不同,对于性格跳脱的哥哥,印象中的父亲常摆出一副“你这么小,懂什么?”“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了!”“别得意,才这么点成绩就沾沾自喜,出息!”的态度,于是哥哥的好胜心,不服气,往往就会被激起,肯去钻研,性格激进的哥哥也常惹事,换来的多半是被暴揍一顿。

  相反父亲对于他这个弟弟,则是与哥哥大相径庭的温和鼓励为主,聂川成长以来,几乎很少被骂被揍,都是看着哥哥拿给父亲的鸡毛掸子捻得上蹿下跳,甚至他有时候都会从中斡旋,说出类似“哥你也省点心!”的话。

  哥哥一直和父亲硬拗,成长的印记让他心里憋着一口气,想做一番大事业,青史留名那种。这样能在有一天面对考上科大硕博连读也被说成还有“进步空间”的父亲面前,能够理直气壮顶回去一句,“这回你还能说我什么!”

  所以聂云很重视眼前的这项事业——跟着美国回国的陈越院长,研发芯片工程。但是身在其中,特别是还在实验室帮忙,聂川也隐约感受到了一种压抑的氛围。

  是迷茫
第四十二章 那场遇见(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