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中美之间的行业差距之大,很多时候甚至比我们想象的还大,政府方面未必真的认识到了这种差距,和追赶差距所需要的时间和投入。否则也就不会说出跨越性发展这种话来。要以打造成百亿的行业巨舰,制造几个大企业和专家主导的大型项目来填补国内技术空白,这种方式来追赶,几乎是遥遥无期的……”

  “其实从中美两国的产业路线来说,我们要按照老路追,几乎不可能,所以要寻找弯道超车的机会,就在于是否能够根据国情打造适合我们的产业路线和政策。而要实现这种产业选择,更要倾向于市场选择,野蛮生长的方式,而不是政府以美国为标的进行定制化打造!”

  一条条,一件件,程燃所说的,无非是往后二十年人们从芯片领域总结出来的教训,从很多条“此路不通”的跌倒和幻想破灭中,得到的真知灼见。

  然而对于此时的张松年和张宸祖来说,震动是不言而喻的。

  因为这意味着这些,就是和现行的南州《纲要》唱反调。换句话说,也是和现在国院主流的思潮行政规划唱反调。

  这是逆大势而动,所以才像是面对巨浪而来,迎头撞上去。

  这其中所要承担的风险和浪头,是何等巨大的。

  也让张松年和张宸祖,立即感受到了一种……可以被称之为是魄力的东西了。

  如果说先前他们和程燃的对话交流,是把程燃放在同一个地位对话上面,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感觉到眼前这个青年人内心隐隐压在他们之上的气魄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只是个大一学生啊。

  不过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不讲道理。

  甘罗12岁拜上卿,李昌镐16岁被称为“少年姜太公”,约翰纳什22岁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毕加索26岁就成就一代大师闻名世界……

  达者为先。

  程燃道,“因此……在行业的头部企业上面,政府的行政力量要削弱,要让市场来作为主导,行政为辅。不能用兼并集中资源的方式行政组织出一个大型国有企业,就想要成为英特尔,东芝……自然界的一个普适规律就是,野生肯定比圈养的生存能力更强。要野蛮生长,才能诞生出强大的企业。但也不意味着政府行政上完全消失,一是监管行业,避免乱相。二是服务作用,政府设立产业扶持基金,培育出一大批微创中小企业,就是撒一把种子,然后让这些种子参与市场竞争,竞争出有实力的企业出来。政府把顶层的设计交还给企业进行市场竞争自主选择,行政主导作用发挥在产业生态的耦合上面,协调产业各个环节上下游的供给问题,配置资源。”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是,抛弃幻想。南州《纲要》上
第六十七章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