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如泣如诉

  姜红芍声音传来,“没有关系,可以不看电影啊,还可以去其他地方看看,我知道科大有很多著名景点,譬如纪念堂,雕塑艺术馆,画馆……都可以走走,还可以瞻仰明星啊。”

  这反过来老姜还安慰起他来了。瞻仰明星又是什么鬼?

  程燃笑,“还做过功课啊?”

  虽说南州此时是阴天,但面前的女孩秀气的眉毛纤长细密,唇瓣像是镀着光,转头微笑,“知彼知己嘛。”

  程燃这个心境摇动,不过知彼知己几个意思,把自己当阶级斗争对象?亦或者也变相透露了老姜其实和自己见面前了解了不少科大的事情,这算什么,爱屋及乌?或者说她更为重视在科大和自己的相见,提前为此做过不少准备,就像是她平时认真翻书一样,把这种认真的劲头用上了,程燃一想到那样的画面,也觉得顿时心热。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眼看着姜红芍仍然兀自淡然,程燃也是佩服得很了,想来只身前来科大,再在程燃朋友面前露面亮相,全程客场作战,老姜仍然气定神闲,可脸颊上淡而不散的红云,分明其实内心很慌吧,只是强作镇定的这份养气功夫一流,外人是丝毫看不出来。

  也是若非程燃和她相处过来这么久,否则即便就是两世为人,程燃也难以一眼观望出她即便胸有惊雷也面似平湖。这是一个国色和聪颖天资都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的女子。初中时刻就已经初现芳菲,大学时代则使见出落卓约,倘若再假以时日,还不知会成长得如何风姿独立。

  就这样的两人同行,兴许也心知肚明有些事情别太过分,自看完电影后程燃这帮同学朋友也就集体的散了,达到了热情好客的标准,接下来还是要给人两人以空间嘛,不管需不需要解释之前的秦芊事件,都要。

  两人就这么散着步,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凉风,又走到科大行政楼后面的雕塑山,说是雕塑山,其实一条不过百米的坡道,沿途立着不少做出杰出贡献的人物,不仅限于科大出身,这也是科大的精神,对于一切科学前行实践者和探索者的尊重。

  姜红芍两人拾阶而上,挨着凑近低下头读那些刻文。

  “谢希德,新中国成立第一位大学女校长,中国物理学先驱……以父亲一句‘中国需要科学’,抗战流亡辗转海外求学,三十岁麻省理工学院不顾美国政府阻扰与丈夫辗转回国,以‘迅速把世界科学最先进成就介绍进来,快速补足短缺门类’为旨,开设固体物理,量子力学等六门课程……”

  “林兰英,在1955年成为宾夕法尼亚大学建校以来第一位中国博士,也是该校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博士……57年冲破重重阻挠回国,积蓄被美国当局扣押,回国身无分文,依然将自己冒险带回的价值20多万元的500克锗单晶和100克硅单晶无偿捐赠中国科学院,成为当时中国科学工作者求之不得的无价之宝……”

  “黄昆,西南联大毕业,‘庚子赔款’留英公费生,和物理大师,诺贝尔获得者玻恩合作,共撰写《晶格动力学理论》……1951年,回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30岁,进教室风度翩翩,漂亮地道北京话,功底深厚,讲课用心,深受学生欢迎……”

  随后姜红芍在一座刻文上停了下来,程燃陪着她,并肩看去,碑上刻着一位学者在那个烽火连天的时代与国外驻望大洋彼岸废墟苍生家国的一封信。

  “当我又是告诉人我一两年后回国,他们常有疑讶的表现,似乎奇怪为什么我不想在这orderly(有秩序)、secure(安全)的地方住下来而要跳入火坑,虽然我难以想象我们一介儒生能影响多少国运……但如果我们在国外拖延目的只在逃避,就似乎有违良心。我们衷心还是觉得,中国有我们和没我们,makesadifference(有些区别)。”

  字词已远去,话语却好像犹在昨日。

  周围雕塑是死的,是沉默的,甚至还因为风吹日晒雨淋而失了最初的铜色泽,带着氧化的锈迹,然而这些一个个闪亮的名字,却熠熠生辉。

  总有人说民国之后,大师远去再无大师,那么在课堂上转过头,身后黑板上写着第二宇宙速度公式的物理学家,世界著名真理拳头专家钱学森,算不算大师?

  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改变中国现代激光照排印刷,令世界各大跨国巨头公司败退出中国市场的王选,算不算大师?

  以杨米尔斯理论和宇称不守恒,打开强弱力突破口的践行者杨振宁,算不算大师?

  除了前面所言,贝时璋、严济慈、赵忠尧、郭永怀、钱临照、汤定元、洪朝生、吴锡九……算不算大师?

  这些一个个学成之后,百废待兴之时,过江之鲫回国的浪子,其实当初哪里想过自己会改变国家民族历史命运。

  众多人归来,仅仅只是因为和那封信一样平常的一句话。

  “中国需要科学。”

  “中国有我们和没我们,有些区别。”

  姜红芍红了眼眶,程燃牵着她的手静默。

  原来这个女孩所谓的“明星”,就是眼前这些无言沉默,甚至这所大学路过的那些青春少年们,都不会停下步伐去阅读一下那些刻字的铜像们。

  不需要多余的话语,两个人能手牵着手,心灵宣照着体会这宏大旷寞的时空孜孜的一幕,就已经足够幸运。

  所谓红颜知己,三生有幸。

  ……

  离了雕像山,回了人间腊月天。

  曾有着“神雕侠侣”之称而眼下只是再寻常不过一对的两人路过一个正在搞演出活动的礼堂,姜红芍兴之至拉着程燃手进去,结果是社团部在搞联合活动,社团部的部长认出是程燃,连忙上前热络的打招呼,见到程燃身旁的姜红芍,微微一惊,该做的一点不落下,来事儿得很,立即期期艾艾让干事把两人带到最前排的贵宾席,那都是给领导准备的。

  即便比程燃大两届的师兄部长,此时也一口一个“程哥”,那是尊敬无比。

  姜红芍笑着意味深长看程燃一眼,不得不说,还是相当有些长脸。科大,不就是朕打的江山么。

  心理协会的相
第八十三章 如泣如诉(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