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知为谁生

  人间值得,阳光春花雨露冬雪,还有清晨从薄被起身,胆怯着去取衣服,又被程燃从后面抱住后“吖!”一声轻呼的纤体。

  旋即程燃又把她压倒,手臂平直往下撑住摁着姜红芍枕头左右的手,十指互扣,自上而下,坦诚相对,目光相交,即便脸嫩浮着淡淡红晕的姜红芍,也没有把头撇向一旁,大有你要看便看,那就互望到天荒地老。

  目光游移,将一切尽收眼底,尽情满足内心的邪恶和纯真之后,觉得大致足以拍照片一般在脑海镌刻,程燃才放过老姜。

  这回老姜才像是如释重负,支撑起的勇气之柱才开始坍塌,越显羞涩起来,被子拉过来盖住,然后探手把外面的衣服抓进来,小衣,衬衣,外套,一件一件穿着,不再看程燃,只是秀发垂拂光洁的锁骨和裸肩,动人心弦。

  这一刻其实可以更久一点,但想到老姜今天就要离开南州,还是跟着起床。

  等两人穿好衣服,姜红芍瞥了床一眼,莫名有些恬静,又带着一种蜕变的出尘气质,轻声道,“有一次打羽毛球,运动过度……发现见红了……所以没有……”

  床单没有落红,所以她这是在做着解释,虽然问心无愧,但却还是有一些对面前男子的在意,重要是其实程燃从头到尾就没有询问过。

  然而只有程燃知道,其实就算老姜不解释,昨夜的表现也知道那是她的第一次。那些从灵魂深处透出的颤栗,疼痛,比眼见更深刻的说明着问题。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看着眼前认真而声音轻柔的姜红芍,程燃心生恶作剧,伸出手指戳道,“不是就不是……不用骗我……”

  然后手指就被攥住了,紧接着姜红芍空出的右手挥打过来,狠狠照着他肩膀捶了两拳,程燃龇牙咧嘴,再看她的时候,姜红芍正紧咬着下嘴唇,眼神晶莹。

  程燃暗叫罪过,赶忙起身上前手穿过她的秀发,把她头轻轻抱住,“开玩笑的……我知道的,在我看来完美并不意味着无缺,而是从此时开始的关乎于你的一切。所以,你不用为此跟我解释。”

  怀里的老姜在靠着他片刻后,轻轻“嗯!”了一声。

  然后仰起头来,面容如瓷,“我知道你多半不是在说真的……”

  程燃愣了一下,“那怎么……”

  面前的女子道,“就想打打你。”

  “……”很痛的啊。
第八十五章 知为谁生(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